《3月的狮子》:日本动画的情与美

  • A+
所属分类:原创动漫文章
阅读: 115 次

前言

聊这个动画,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一些情节,整篇文章含有不少剧情的叙述,如果没有看过的观众请选择性阅读。但是,但是,但是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即便我将剧情全部告诉你,再去看这部动画也不会有任何影响,这并不是一个重剧情的动画,实际上剧情压根没多少,聊剧情无法表达出这个作品的内涵,更重要的是看如何在动画这一形式中表现出《3月的狮子》独有的韵味的。

简而言之,这是重情感重表现手法重内核的动画,而我贫瘠的语言无法表达出动画的感觉,如你看过动画,请将你对这动画的情感附加于我的文字之上,这样阅读起来似乎更舒畅一点。

概览与相遇

如果我身边对二次元以及日本动画一无所知的人想了解他们,向我寻求一部日本动画,我想我将毫不犹豫地将《3月的狮子》推荐给他们。这部动画没有任何日本宅文化的气息,没有任何套路,它想表现的是纯粹的人情美,是平淡叙事下每个人身上无法抹去的光辉。

每个角色的故事和每个角色间的互动带来的是沁人心脾的感受,在动画那边的是我们纯粹的情感。简而言之,那是一个源自现实而又高于现实的世界。从这个角度,《3月的狮子》理所应当地成为我推荐的首选。

当我因评分网站上极高的分数而好奇地点开第一集时,扑面而来的是沉闷漫长的叙事。一位年轻默不作声地将棋选手与白发已爬上头尚未知晓名字的选手对战,清脆的落子声伴随的是插入的回忆,落子,回忆,落子,回忆。断断续续的回忆里,年幼的孩童抱着他半身长的几个奖杯,在漫无边际的黑暗里看着远去的家人,记忆里飘下的雪,似乎是用来与这黑暗对比的,真是压抑落寞。

回到对局中,才注意到他击败的对手正是那远去的一家中的父亲——主角弑父了,在将棋对局中。

离开将棋会馆,日暮的小河,水泥筑成的桥上,倚在栏杆上的少年,一阵规律的手机铃声袭过,打开看到的是一个不知是谁发来的短信,上面尽是些洋溢着热情的话语,带着短信上要求买的食材,少年走到了一个古朴木制的二层房屋前,拉开院子的门,一家子就从玄关探出头,那是一个洋溢着热情的一家人,温暖的色调就要溢出屏幕,与前半部分的沉闷冷漠的对比甚至让人有点难以转换看动画的心境。

在严寒与烈火中,我就是这样与《3月的狮子》相遇的。

散文与诗

散文化的独白语言《3月的狮子》没有突出的情节,它展现的是我们生活本身,而生活本身有什么情节呢?

生老病死,我们静待着时间的流逝,我们没有小说主角波澜壮阔的一生,汉青上也没有我们的名字,如果不留下文字——可留下的文字又能保存多久呢——家人、朋友以及种种社会关系就是我们唯一能留下痕迹的地方,多年以后——或者现在你就可能再也找不到你写过的东西,写过的日记,可是拿起手机给同学又或是给曾经相识的网友发条消息,他们却会想起你在身边的那段时光。夫人之相与,是值得用散文与诗记录下来的。

《3月的狮子》就是如此,它有着散文与诗的气质,用这种方式塑造了鲜活的群像,他们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可带来的人性之美却贯穿了两个世界,因而带给一批批人一次又一次的感动。

这是一个少年刚踏入社会因而迷茫的故事,这是一个少年断绝迷茫而在社会里找到自我的故事,这是一个少年将因他人而生的幸福回馈给他人的故事,这是生命之歌。若你已经离开青春期许久,试试回忆那时的你是怎么样面对自己这个成年人的身份的;若你像笔者一样仍处青春的年纪,思考自己的未来应该是怎样的。

海德格尔说:“每人都是他人,而没有一个人是他人本身。这个‘常人’,就是日常此在是‘谁’这一问题的答案……这个常人却是‘无此人’。”我们就是这“无此人”的一员,在社会里找到自我,这是我从《3月的狮子》里找到的对自我的回答。

鉴于《3月的狮子》散文与诗的性质,每个篇章之间相对独立而又互相联系,联系之物主要是主角的变化,我想选取几个我喜欢的篇章来分享,一是证明我对这个作品所下的定义是没有错的,二是我想分享我对这个作品的感触。

这个作品里不仅仅是主角桐山零,零只是在其他温暖的人中得到了他的救赎、他的自我罢了,零从别人身上摆脱了自己的孤独孤僻,而我曾翻遍全网想找到一篇文章能抒发我因《3月的狮子》而生的感动,可惜网上没有多少人谈论这个作品,我因而觉得胸闷,想言却难言,中二点说——我也觉得孤独,这是第三点,我想告诉另一个我:你不孤独。

我先分享相对独立的人物篇章。

几个人

京都狮子王赛:来自乡村怀揣梦想之人岛田开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一片白茫茫。” 岛田开的故乡比这个名句描写的雪景所在处新潟县更远一点,就在新潟县往北接壤的山形县,那也是一个雪国。在牛或鸡比人还多的地方,在满是老人的地方,在铺满雪的地方,岛田开呱呱落地。

被村里的老人教会将棋之后,他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他面对的是无限的将棋对局,也就是无限的乐趣,将棋对他来说是没有尽头的事物,很快他就能击败全村人。于是他就这么下着将棋,等级越来越高,但即使是天赋异禀的他也被卡在将棋三段很久,而要成为职业将棋手,必须得要突破三段升到四段。

偏远的乡村,无人问津的老人们,他们像是飘下的大雪掩埋住的地面一样,不曾被人注意,可无论怎样,岛田开这座屋子是实实在在建在这个地面上的。在胜利归来,在打工赚路费,在他在乡亲们身边的时候,父老乡亲们给了这位天才少年最大的鼓励,期盼这个默默无闻的地方有日也能因为出了一个将棋名人(名人是将棋比赛里的一个头衔)被人注意到,每一场对局都承载着他狂热的胜利欲望,他背负着的是一群人的梦想。

可乡下离城市真的太远了,真的太远了,远到要在夜里坐着摇晃着的公交车来回,远到必须在不能辜负所有人的期盼的想法重压之下前进,远到必须受因前两者造成的胃病折磨。但这个无穷无尽的路上仍有不知死活的人在行走,这个人就是岛田开。

三月,第二十期狮子王战开幕,目的是争夺狮子王这一头衔,岛田开从茫茫多挑战者中杀了出来,获得了挑战资格,现狮子王头衔拥有者宗谷冬司将会与他进行一场七战四胜的守擂赛。

他不乞求更多,在《3月的狮子》里,宗谷冬司就是将棋的顶峰,岛田开面对他只求能多赢几把,在自己的家乡进行一场战斗,而这也未能如愿,四战四败。在最后投子认输的时候,在相机的闪光灯里,无言的岛田开正坐着,脊背微曲——那是认输的样子,留在相片里的是他的求而不得,也是宗谷冬司持续的辉煌。

《3月的狮子》里的日本动画的情与美,由这么一个人物可窥见一斑。岛田开上有什么情?飘摇于他的故乡之上的执念,是他紧紧握住的乡情。由东京都、神奈川县、千叶县、埼玉县组成的东京都会区的总人口约为3600多万,几乎占了日本总人口的约三分之一,也许日本城市化时间早,这里面外乡人占比多不多我没数据不太能确定。但拿我居住的珠三角地区,2020年广深两个城市人口几乎占全广东省人口的30%,这里面有很多远方而来的人,这是我可以肯定的。

对于岛田开来说,无论生活在哪都是生活在日本,但是这没有意义,好比我们说一个人无论生活在哪都是在地球上一样好笑,谁在他的成长过程中陪伴着他,谁给他饭吃,谁给他提供住处,谁让他的生活不是只身一人,谁让他想活下去,谁让他……这些才是最重要的,这个“谁”在岛田开身上就是他村里的老人家们,是那些一直支撑着他的人们,因此岛田开有着对故乡的执念,实际上,对故乡的执念没有意义,对故乡之上的人们、对故乡熟悉的生活的执念才是他真正的执念。

为什么这个乡情能打动人,正是因为无论身处世界的何处,我们人类安静下来的时候,总会回想自己从哪来,总会思考自己是怎么长大的,因而不免有着乡情,哪怕在大都市里长大的人,回忆起来时也会浮现出自己身边的人们的样子,人们以及人们构建出来的环境,就是我们乡情的来源啊。美由情生,在此我想分享一句大家都背过的古诗“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即使分隔天涯两端,有着没有尽头的道路,共通的情感却在人们之间产生,我想这已经足够美好了。

当然,即使战败,这个篇章里的岛田开也收获了很好的结局,其实日本县与县物理距离上并不遥远,他还是回到了家乡参与了家乡的各种将棋活动,在他故乡的老人家看到他的归来依旧很开心。故乡是一个永远包容你的地方。

他这种坚强绝不退缩,富有人情味的人物形象让他得以在漫画100话纪念人气投票中获得第3位,这是当之无愧的。

被烧光的原野:将将棋之道贯彻人生之人柳原朔太郎

活十年是怎么样的?活二十年、三十年、六十年、一百年是怎么样的?为什么《3月的狮子》可以得到这么高的评价,正是因为它每个章节讨论的主题无论什么时段的人来看都会有属于他自己独特的共鸣,而这些主题不是陈词滥调,都是深刻的大问题,《3月的狮子》给我们展现了动画情景下对这些问题的解答。

尚未踏入社会之人,是否有想过自己会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是否会一直做这个工作,在你所想的将从事的工作里你到底会收获什么?已踏入社会之人,你现在做的工作还要做多久;如果你一辈子都得做这个工作,你的想法是什么;你能想象必须从事一个行业一辈子的自己吗?行将退休之人,回顾一生,你是否是在一个事业上打拼了一生,还是不断地切换工作,这带给你了什么;你老了,能燃烧整片原野的烈火如今只剩一个小火苗了,这是什么感觉?

我对这些问题的解答是——天知道,我不知从何说起,这种东西,哪怕我经历了我思考了也可能没有任何结果。但是,柳原棋匠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呢?

棋匠战的前夜祭已经结束了,柳原棋匠坐在他的报社老友旁边,老友收到通知马上就要提前退休了,多年以前他们还都是职业棋手,柳原手里点着一根快烧尽的烟,听着老友的话,只是默默思索着。柳原只要拿下这一次棋匠战,这就是他拥有棋匠这一头衔的第十个年头了,拥有十年棋匠头衔的人将会被给予“永世棋匠”的称号,他一定要拿下这个称号,他已经66岁了,一旦失去可能就再也没有精力夺回棋匠头衔了。

即使失去之后挑战成功,要守住这个头衔十年,他都已年近八十了,八十岁的他会是怎样,可能连柳原自己都没想过。烟还在燃着,升起的烟雾旁人闻起来可能呛鼻,可是他已经闻了几十年了,这烟雾里仿佛有着他这几十年来的人生,一开始与朋友一起研究将棋的他,参加各种儿童将棋活动的他,在棋盘上搏杀着的他。

逝者如斯夫,不知何时他的朋友们开始退场了,先是不堪职业将棋等级赛的高压而选择降级;又有人另寻退路,也许去报社找个工作,也许开个将棋教室教授将棋,不知怎的,这名叫职业将棋的列车已经快开到终点站了,车上只剩他一个人。无一例外的,他身边离开职业世界的人都注视着仍在列车上的他,不知道他的终点到底在哪里,柳原看向他们,他们看向柳原,那视线仿佛是他手里握着的接力带,上面写满每个人的愿望,每个人都不希望柳原能停下,这接力带已然望不到头尾,只是缠在柳原的身上,一圈又一圈。

他站在人生的原野上,年轻的时候,他看着这片原野燃烧着,大声呼喊,想让这火烧得更旺,把地球都给烧穿了,那才叫好。现在他站在被烧光的原野上,那火球向自己扑来,这是该恐惧呢,还是该兴奋呢?面对岛田开带来的巨大火球,他必须在这次棋匠战取胜,若回顾自己的将棋人生却只能看到一堆灰烬,那已经不止是遗憾了。

岛田开是一个难缠的对手,一场将棋是持续十几个小时的激烈战斗,从白天下到黑天,正坐着的人也得弓起腰来,旁边立着的像扶手一样的小平面是给棋手支撑用的,柳原棋匠背上是一张张膏药,身体的疼痛告诉他他的年龄已经不小了,可就算这样,他还是继续下着几十年的将棋,将扶手移到身前,全身伏在上面,消瘦的面庞全神贯注地盯着棋盘。

柳原一步步将劣势逆转,岛田开的表情越来越扭曲,终于柳原听到了认输的声音,他拿下了永世棋匠的称号,身心俱疲,这原野最后也没烧的只剩下灰烬,而是留下了永世棋匠这一尊金像。

前面曾有一个篇章叙述的是一位下了几十年将棋的老人,但并没收获柳原棋匠这样的荣誉,我想这两个篇章不仅仅是给我们带来清新细腻的人情美的体验,更是带给了我们深刻的哲思,我们每个人都将无可奈何地面对时光流逝,面对一天天重复的生活。

这有很多种解决方法,有些人选择抛弃现有的生活去寻求更刺激更新鲜的生活,但《3月的狮子》通过柳原棋匠告诉我们该怎样面对重复而艰苦的生活——坚定的走下去,永不放弃,无论在哪个行业在哪条路上,总会寻找到属于你的特别的荣誉与意义,在柳原这里是他的永世棋匠,在每个人那里又会是什么?

这是一个老套的解答,但是不是一个不可选择的解答。《3月的狮子》适合每个人,它不具有一些动画时常会有的封闭性,它是与生活沟通的,在这个层面上我认为它已经不仅仅是娱乐产品,而是一个文艺作品,而且它绝对强过市面上绝大多数的通俗文艺。

几个事

破碎的家庭与独立的少年

阴霾的天空,雨,好像葬礼天生就要与这些相伴似的,年幼的桐山零出席的葬礼也是这样子的。身着黑色礼服,穿着皮鞋的人们撑着黑伞踏过被水浸湿的路面,踩踏水发出的声音,时不时拉开门扉进入屋子的声音,构成了零一家人的葬礼,零在这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是沉默地坐着,听着参与葬礼的人的闲言碎语。

“我的日常生活在某一天宛如被撕碎一般唐突结束了。郊游回来,却发现我重要的爸爸、妈妈以及年幼的妹妹,都变成了冰冷僵硬,尸斑遍体的肉块”。

然而零被撕碎的生活与别人又有何关系呢?对那些关心零父亲所接手的医院的亲戚来说,不会关心这天上掉的馅饼到底会不会砸死人,零已经孑然一身了,幼小的他没能力去思考自己之后的孤儿生活会是怎么样的,孤儿院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但他知道他已经没有家了,家对他来说是一个封闭的空间,离开人群,也就离开了痛苦,回到了家,也就回避了人群,在茫茫人海中产生的痛苦,到家这一独立的空间也能得到宽慰。然而这一切对他来说已经是过眼云烟了,全然不存在了。

无巧不成书,能让他活下来的人来到了葬礼上,或许是听闻零的父亲曾执着于将棋,或许是听闻零从小展露出的将棋天赋,幸田柾近,走到零的面前,问道:“你喜欢将棋吗?”直视着幸田柾近的眼睛,零为了生存撒下了一个改变他人生的谎言——他喜欢。于是就这样,他来到了幸田这一将棋家庭里,学习将棋,走向职业。

在前面说过,家对于零有着独特的意义,对于零来说,回到家就是离开了人群,离开了人群就是离开了痛苦与烦恼,因此零是很感激他的养父的,他竭尽所能去帮助养父养母,做家务、学将棋,他渴望能获得到一个新的家。可惜这一切并不尽如人意,或许像许多职业世家一样,将棋世家也有着慕强的环境,谁在这个家里的将棋水平高,谁才能收获更多的关注,零作为一个外来者,彻彻底底地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平衡,以他将活下去作为目标而获得的将棋水平将他在幸田家的姐姐与弟弟碾压,这个外来者获得了这个家最多的关注。

姐姐与弟弟失去了他们原本应该拥有的父爱,姐姐幸田香子对这个外来者是粗暴的,一旦发现自己的将棋水平弱于零,便使用暴力去欺负零,一方面是香子本身就是偏执的暴力的,宁施暴力也不愿承认自己水平已经不如零——这象征着承认自己的在家里的受到的关注将永远比不上零,而施暴实际上已经表现出她认识到自己的水平弱于零,这个角度上,她是一个很矛盾的人,另一方面是为了通过这种偏执行为受到父亲的关注,失去将棋上的认可的她只能选择走邪路,引人关注有许多方法,而行恶也是一个重要的方法。

弟弟幸田步不像香子那样偏执,只是选择了逃避,在学校不学习,在家里封闭自己沉迷在游戏世界里,以世俗的评价标准来看正确的观点,错误的家庭教育这个人,他似乎是一个垃圾,然而,在一切以将棋水平作为评判标准的家庭里,你又能怎么样呢?而这个家的母亲又能做什么呢,也只能看着一场家庭悲剧在这里上演,她也曾尝试去劝阻过幸田柾近,可劝阻最终也被拒绝,幸田柾近认为遇到这点困难便丧气的人,长大成人也不会怎么样的——这是一个极度正确的废话,他是彻底否定掉了人的情感,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不关注自己孩子的需求,这个家的悲剧也是因他而起。

再愚钝的人也会注意到这个家庭的不和,何况零这样心思细腻的人,他很快注意到了这个家的不和,并把这个家不和的原因归咎于他自己身上,认为是他这个外来者侵扰了这个家,他觉得他就像杜鹃鸟一样,汲取这个家的营养却终究不属于这个家。终于零成为了职业棋士,对这个家深感愧疚的他选择了搬出去独居,以将棋为生,现在,他失去将棋就不能生存,他生存就是为了下将棋继续活下去,剥去将棋,他一无所有。

你是一名十七岁的少年,你有着一项超越99%的人的技能,你可以以此为生,你搬离了自己的家庭,面对空荡的房间,现在有一个问题困扰着你:你该做什么?零在将棋上的天赋令多少人羡慕,可是除了将棋一无所有的他却要被这个问题困扰一生,我们不妨这么简单的认为,一个经济独立的未成年人,实际上在社会里已经与成年人无异了,他的生活支出和稳定的收入势必要交税,作为这个社会的纳税人,他对社会的责任又与一般的成年人有什么区别呢?

然而《3月的狮子》通过桐山零告诉我们经济上的独立并不能说明人格上的独立,就像法定成年年龄只能说明你在法律这一块已经被定义为一个成年人而应负起成年人的法律责任,现在告诉你:你成年了!又或是你经济独立了!请问,这带给你了什么意义?成年与未成年真的只是一个概念吗?经济独立与经济不独立真的只是能否活下去吗?

我想这又是一个《3月的狮子》想要讨论的议题,前面我说过,《3月的狮子》展现给我们的是动画情景下对这些大问题的解答,容我分享一下《3月的狮子》对这几个问题的可能答案。

零脱离了家庭而有着经济独立的外表,他仍旧没有构建他自己的内心,对于他追求的价值仍旧没有自己的想法,支撑着他的只是单纯的求生欲,他想活下去而已。这么设置零的处境,并不是为了告诉各位在没有思考过自己的人生之前的经济独立显得很空洞而虚无,恰恰相反,正是这种经济独立带来的空洞和虚无让他有机会寻找到了自我。

正是离开了幸田家偏执的环境,他才进入到了多元的社会,正因为社会多元和每个人的不同是对应的,所以每个人才能在此寻找到属于他自己的自我,留在一个地方时间太长,多少会沾染上属于那个地方的偏见,只有离开那里,才能构建起真正的自我。

零是怎么找到自我的

让零意识到自己一无所有的首先是他那强硬而又偏执的姐姐,搬离自己的家庭后,香子又找上了零的门,即使是以暴力且生硬的手段,香子是确确实实让零看到了自己踏入社会、踏入职业将棋所要接受的事物,有胜利就有失败,有自己的辉煌就有别人的黯淡,香子逼迫着善良的零去看自己所作所为对别人的影响,让他看到自己赢下的一盘棋可能就会让别人退役,自己的将棋水平的提高就会夺走别人家庭的幸福,这就是香子对零的施压。

但是这关零什么事呢?社会秩序就是如此,如果天赋和汗水带来的是一无所有,那么要这天赋和汗水有什么用呢?凭什么我们要为所有因别人而起的事情负责?零根本没有必要承担这些责任,因为职业之路就是如此残酷,不受这个道路摧残的唯一方法就是永远地离开它,不能接受职业之路残酷的人就只能放弃,就像香子与步一样。可是零对养父家庭的愧疚之情在香子的施压之下,居然也转移到了他的对手身上,他的对手有输棋之后就可能因年迈而退役的,有输棋之后会酗酒而影响到他的家庭的,少年再也压抑不住自己了。

迈出将棋会馆,他沿着路奔跑啊奔跑,口中吐出白气,厚重的衣服也阻挡不了他的奔跑,跑到了一处公园,嘶吼出了他的内心。“明明就是弱的人不好!就是因为你弱才会输的!好好钻研啊!就是没努力才看不出来!”嘶喊出这些的他肯定了自己前进的道路,实际上,这也没什么可质疑的,事实就是如此,他已经赌上一切去活着了。矗立在公园中央的少年,在略带忧愁的吉他和弦里吐露着自己的心声。

“一边说着没有战斗的理由,而事实上,我深知自己的体内栖息着野兽,即便咬碎撕裂周围的一切,也要为了生存四处奔走的野兽。战斗一旦开始,无论如何都会朝着生存之路伸出双手,纵使会让某人变得不幸。”

到这里,他已经完成了成长的第一步,认识到自己为了生存而撕咬着现实的本质,以及每个人为了在这世上存活下去的执念,但是到此,也不过只是展示了生存的黑暗,而《3月的狮子》能成为我心中的神作,在于它在此处更进一步。如果我们说零在公园嘶喊的内容反映的观点是生存是对他人的撕咬,一个人活下去就会损害他人,这个观点正如萨特的“他人即地狱”一般,但《3月的狮子》在零的成长之路上告诉我们,生存也可以是人相互依靠,生存不是一个零和博弈。

三月町位于与零相隔一条河的地方,一座斜拉索桥横贯河面,走过去便是三月町。我开头曾说过我与《3月的狮子》的相遇,那热情洋溢的一家就住在三月町,她们是川本家的三姐妹。大姐川本明里,已经成年,在一家酒吧里工作,自母亲去世、父亲离家后她主持家里的所有事务,做饭水平一流,家务样样精通;川本日向,一位初中生,在阳光的家庭环境里,她也显得开朗活泼,惹人喜爱;川本桃,还在上幼儿园,主要承担卖萌任务,在严肃的时候也能安静下来。她们的外公还经营着一家传统日式糕点店,名曰三日月堂,就这样,靠着大姐的工作和三日月堂的店面,这一家子人有了生活的地方。

对比零只用养活自己,川本家却要维持四个人的正常生活,而零作为职业棋手的收入是很高的,川本家面临的生存压力毫无疑问的是比零大的。我们再回看之前零为了生存而必须损伤他人的观点,放之于此,似乎是完全相反的,这一家人能生存下去并不是因为损害了谁,而是因为他们是一家人,因此才能生存下去。零的观点是疏远他人才能存活,而川本家反而是人与人结合在一起才能存活,如果大姐失去了她的家人,不可能会在这个有些发霉有年代感的屋里幸福地生活着;日向离开家人的支撑,也不可能像零那样子一个人独立的生活着;更别提尚未有自理能力的川本桃了。

在这里,作品构建了一个人与人不搏杀依旧能生存下去的美好想象,当然我相信这样的地方一定存在,只不过交由了读者去开辟,在这里人与人相依快乐生活才是一道真理,与零的理念产生了冲突,但是零看到这样美好的一家人,也不由得融入了进去,就像不自觉在冬日的暖炉里蜗居许久一般。这一家关心生活中的小事,为了节省开支,哪里的超市有优惠掌握的一清二楚,每天做饭的食材都是按照当天优惠来的,虽然如此,凭借着大姐的手艺做出来的饭依旧顿顿美味。虽然生活比较拮据,但是大姐却喜欢将一些骨瘦嶙峋的动物捡来养得肥肥圆圆的,无巧不成书啊,零就是这么被大姐捡到的,跟他一样的还有几只猫。

《3月的狮子》第一季偏沉闷,而第二季则更阳光一点,零在三月町的这家人里获得了成长,三姐妹的氛围潜移默化地改变了零的想法,从一个与他人对立的少年慢慢走向了一个愿意参与到整个社会之中,愿意与他人建立联系的少年。有些人喜欢第一季那冷漠的氛围,可我认为第二季里成长了的零才是作品真正的升华,这种积极向上的价值观似乎我们已经见得很多了,但是这么久以来,我只在《3月的狮子》见到过这种真正的升华,我在这里面看到了否定之否定,事物发展的前进性。否定掉温暖的零,否定掉了否定掉温暖的自己,收获了在社会关系中成长大的自我,也就是一位真正独立的少年。

从爱与温暖的土壤里生长出的少女

校园霸凌是很多动画会用到的题材,但是有些动画只是将其作为某种工具来塑造人物,实际上校园霸凌是可以或者说是应该作为一个严肃话题来讨论的东西,而《3月的狮子》就涉及了对于校园霸凌的讨论,《3月的狮子》对校园霸凌的讨论做得是相当不错的,尽管有些缺点,不过我们这些都放到最后总结的时候去谈。

校园霸凌为什么难处理?我们先看看形成一个校园霸凌涉及到了哪些人:霸凌者,被霸凌者,学校里的老师,旁观者,霸凌者、被霸凌者和旁观者的监护人。我把监护人独立出来一个分类,实际上是为了说明,无论是哪一方,监护人永远会偏袒哪一方的孩子,无论是被霸凌者还是霸凌者又或是旁观者。

霸凌者的监护人不愿意认为自己的孩子是有错误的,谁都不会将自己的孩子放在有罪的一方上,在没有切实证据之前,总会偏袒自己的孩子,这样就造成了很难与对孩子直接负责的家庭协调解决,从家庭方面直接对施暴者惩罚管教是很难的;被霸凌者的监护人也是坚决维护自己孩子的权益,不可能容忍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里受到来源不明的恶意;旁观者,视而不见的一方的监护人又不愿意让孩子去参与到这件事里,他们害怕孩子引火上身导致自己被欺凌。谁都不愿意自己的孩子置身于恶意之中,谁都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受苦,从这个立场出发,就很难做到对校园霸凌的有效解决,也就导致了旁观者的视而不见。

同时,霸凌者并不是说得到惩罚就结束了,对于这些施暴者的教化更是究极难的问题,每个施暴者的环境不同,如果只是惩罚而不教化,教育这个词就失去了它的意义。而被霸凌者在问题得到解决之前,必须一直处于被施暴的环境之下,这是极端痛苦的一件事,如果得不到家人的鼓励老师的支持,又或是没有家庭和老师的实际行动,被霸凌者可能就会直接选择逃避霸凌环境,而这也没有解决问题,只会导致产生下一个霸凌对象。教育工作者只要经过我上面的粗略的思考,就已经头皮发麻不知道该从哪开始解决了,但是这个问题是必须要有学校方面介入的,没有学校的介入,一切措施就没有施行的基础。

在《3月的狮子》里,川本日向就打破了旁观者的规矩,不愿做视而不见的那一方,对于被欺凌的一方伸出援手,因而在她的好友千穗因欺凌转学之后,霸凌的对象转移到了日向身上。当日向穿着满是泥土的拖鞋而不是日常穿的校鞋回到家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很震惊,这部作品不是上来就对你进行一阵价值观的狂轰滥炸,而是先给出了作为川本日向实际监护人的川本明里大姐是怎么想的,她是先问为什么日向要去参与这件事,为什么要去帮千穗。

这很打击人,但是这个角度是真实存在着的,这就是我上文提到的监护人的视角,永远是维护自己家孩子的利益的,但是这导向的就是封闭和冷漠,因此这就是为何大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很多人会很失望,但是也很真实,作为二十出头的女性,她也没有解决这类问题的经验。随后是家里的一段时间的沉默,最后由外公来打破这许久的沉默,他高度肯定了日向勇敢的行为,视而不见一定是错的,见义勇为一定是对的,外公的做法是另一个视角的切入,在这个视角下,孩子正确的行为得到了绝对的肯定。家庭的支持,校方换了一位老练的老师而快速介入,派了好几个老师找霸凌小组的人反复谈反复谈,整个问题一步步地解决着。

但是,《3月的狮子》的校园霸凌之所以能解决,很大一部分是归功于日向自己的勇敢,不是在纯粹的爱与温暖的家庭长大的孩子是不能像日向这样子勇敢的,在霸凌的环境里,大多数孩子是敢直接向老师报告还是将这事情藏在心里,敢报告的,是敢直接在课上大声说出还是只能私底下跟老师说?

面对霸凌者的话语,大多数孩子是敢与其交锋还是只是忍气吞声呢?被霸凌的孩子们,能像日向一样拥有那样好的朋友吗,有没有一个零可以陪伴在你的身边,又或是一个高大帅气的棒球男孩愿意为你解围?被霸凌者真的能只是凭借着家里鼓励的话语就熬过这一段时光吗?在这里我认为《3月的狮子》的校园霸凌的“霸”其实表现得不完全,实际上在整个事件中,日向更像是位于被欺凌的角度,甚至表现下来霸凌者和被霸凌者的力量其实是对等的,这在现实中是很难形成一个校园霸凌的。

因此我们可以说《3月的狮子》校园霸凌的现实意义比较弱,因为日向这种霸凌者与被霸凌者力量均等的情况实在是太难出现了。但是,文艺作品并不是对现实单纯地进行拟真,越逼真的作品不一定越好看,双方力量均等是可以通过家庭协调,学校介入来逼近的,当然这些其实都是很正确的废话,我不是具体霸凌的解决者,只能由作品出发,思考一下霸凌的解决方案罢了。

校园霸凌篇另一个有趣的方面是如何走出校园霸凌。

怎么走出校园霸凌

这里用“校园霸凌”其实言重了,只是桐山零小时候性格比较孤僻,大家都不爱跟他玩而已,并不是被哪些人霸凌了,但是这种被周围冷漠对待,被周围人疏远的体验是会影响到人的成长的,尤其是像零这样内向的孩子。

零在日向经历这一场灾难的时候,看着她做出了与旁观者完全相悖的选择,选择去帮助弱小,选择去大声呐喊,选择直视现实,看到了她的坚强温柔与乐观,这是一场跨越时空的救赎,现在的日向将长期溺于被疏远被冷漠的他拉回了现实,从麻木冷漠迷茫中走了出来,我永远希望每个经历痛苦的人都会有这么一个人将你唤醒,将你从无尽的绝望中拉出来。

因此在整个过程中,零关心着日向的想法,思考着该怎样能帮到日向,想将别人给予他的幸福回馈给别人,虽然并没有描写出零到底对整个事件有什么深刻的影响,但是最后日向对零陪伴的感激的独白也算是差强人意了吧。日向的光芒照亮了零,我希望《3月的狮子》里的这种坚强的意志可以照亮每个人,希望每个人经时代洪流的洗刷而屹立不倒,大风吹也吹不飞。

《3月的狮子》是生命之歌。

最后:情与美与三月町的孩子

本文最初的目的还是想向所有人推荐《3月的狮子》这个非常非常厉害的作品,我看完之后沉默了许久,躺在床上,坐在椅子上时都时常想起里面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在《3月的狮子》里,我感触的到每个角色的情感,仿佛是真实活在那里的一样。

我看着屏幕上的三姐妹,看着他们家里那温暖的色调,一阵极致的美感体验涌上心头,仿佛看晚霞一样,一片片云叠成一层又一层,紫色红色橙色肆意地洒在天空上,云层之间的缝隙透露出那已然暗淡的日光,是的,我也成为了三月町的孩子。

《3月的狮子》当之无愧的是一部神作,彻彻底底的神作。

文:旺天下

weinxin
赞助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avatar
DreamingDays 迷你专辑
缘叶二次元原创同人 王者荣耀表情包 可爱搞笑萌萌哒斗图吐槽怼人
缘叶二次元原创动漫文章 漫评 推荐文 同人文评论代写
神级召唤师2 动漫小说 电竞类小说 送周边卡牌蝶之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