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猪头少年:虚与实间交错的青春烦恼

  • A+
所属分类:原创动漫文章
阅读: 722 次

前言:白驹过隙,不知不觉时光老人连19年冬季的羊毛都快薅完了,忙碌的大家是否同笔者一样,堪堪把攒着的18年秋季番补完,就又快迎来又一季度的盛宴了呢。今天我们就来小谈一下18年秋季的黑马——《青春ブタ野郎シリーズ》

《青春ブタ野郎シリーズ》,又称《青春野郎》、《青春猪头少年》系列,是《樱花庄的宠物女孩》的作者鸭志田一最新的人气作品,在2018年动画化后这部在轻小说业内受到高度认同与赞扬的佳作终于也在ACG圈内掀起了广泛的讨论。相信大家都已经或多或少地对这部作品有了一定了解,接下来我们就以小说,动画为一整体来讨论和分析一下《青春野郎》。

鸭志田一

想要对一部作品深入地了解和分析,其创作者永远是一盏灯塔。

除去出道作的《无神世界英雄传》,从《月兔的银色方舟》到《樱花庄的宠物女孩》再到如今的《青春野郎系列》,无论哪一部都是业内饱受赞誉的高人气作品,但每一部作品鸭志田一都在保持着前一部作品的优点的同时又有新的尝试和进步。甚至《青春野郎》主要内容结束之后的第八卷和第九卷,比起主线内容的前七卷又是一种对新领域的探索和尝试。

承载着作品进步的,是鸭志田一对人物和剧情稳健的掌控能力,在他的作品中,基本不会出现混乱或背离主旨的故事处理,人物沿着最初的设定有条理地越发丰富立体更是一大亮点。在简洁的环境中对有限的人物精雕细琢可以说是鸭志田一的看家本领。

至于鸭志田一是如何合理地把握剧情和人物,在哪些地方进行了尝试和创新,就是我们接下来赏析的重点了。

虚与实交错的核心设定和魔方式的立体结构

在《青春野郎》的动画访谈中,鸭志田一表示,他一开始有设想7卷的分量来创作,作为角色配对要素的青春期症候群这个素材,在某种程度上也有积累,他曾一边想着“按这个顺序来排列的话,物理的说明也很容易弄吧”,一边不断地加入设定。直到这次动画化以后,鸭志田重读了小说并稍有被自己吓到,他感叹自己的作品就像个拼图一样被拼得很漂亮。

其实比起平面的拼图,《青春野郎》更像是立体的鲁比克方块。

在《青春野郎》的原版小说封面上有这样一句话——“这是一个深挖青春期少年少女的内心烦恼的作品”。

这就是作品的中心轴了,麻衣的消失,朋绘的循环,双叶的分裂等都是围绕着中心轴的中心块。

而将核心的青春烦恼融入每个人物故事的方法就是——青春期综合症。

如果说缜密的结构是精心的思考,那么青春期综合症的设定则是完美的选择。

将人物的内心映射到现实并对现实产生影响的手法在现代其实并不罕见,但放在《青春野郎》里就成了完美的搭配。一方面青春期综合症就像是放大镜,将虚妄的烦恼聚焦成了对现实的影响,从而给予了故事明确的目的性——解决青春期综合症,“发现异常——引出人物——解决问题”的起承转合就为矛盾的积累提供了舞台;另一方面,在承担着每一个单独故事的线索的同时,青春期综合症也把每个故事和主旨紧紧扣在一起,这就使人读到为其他故事埋下的伏笔或丰满人物的插科打诨时都不会觉得突兀,仍能将观众的思绪牢牢把握在主线中。

这种魔方式的紧凑环绕的剧情结构下,人物刻画成为了与多个面相互依赖的棱块和角块,人与故事联系得更为深刻。比如女主角的麻衣,在第一卷的故事《青春野郎不做兔女郎学姐的梦》里大体确立后,之后的每一次的出场不仅从侧面进一步推动了故事的发展,也很自然地丰满了角色的羽毛,栩栩如生。像是对朋绘的理解和对咲太的信任就使得一个成熟的女性形象跃然纸上,而对枫和花枫的关怀备至又展现了不同的魅力。

融入作品灵魂的角色塑造

巧妙的结构设计下,剧情的推动发展与人物塑造相互融合,而后者可以说是鸭志田一的拿手好戏。《樱花庄》中,鸭志田一就展现了信手拈来的高超角色刻画,空太,真白,七海,仁和美咲,樱花庄的任一人都入木三分。而到了《青春野郎》,本就炉火纯青的人物设定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主人公咲太的形象设立就很有意思。

与以往为了更多展示女性角色魅力从而弱化男主地位,将男主仅置于被推动者的传统轻小说模式相反,《青春野郎》更像是这两年《春物》、《弱角》一类比较火的校园题材,男主在故事的发展中往往承担着问题的解决者,推动着剧情的前进,有点类似更早之前的英雄传式轻小说的路线,然而正如刚刚所言,《青春野郎》的结构注定了他的故事与人物是联系在一起的,《青春野郎》的故事是少年少女的青春烦恼,所以咲太可以是麻衣的追求者,可以是朋绘的倾慕对象,也可以是里央的挚友,但他不会是故事的发起者,尤其故事一开始呈现在观众面前的咲太就是一个已经经历过痛苦,跨越过悲伤的人,遇到麻衣之前,咲太就见证了枫和花枫,沉入过深渊,又被牧之原翔子拉了回来,从一开始他就是一个成长过后的人物。所以我们只能惊叹于咲太老师的骚话连篇,从容成熟地把握着与不同人的距离,以最合适的言语和行动去处理一个个引起异常的烦恼。也正是出于这样的设定,在被气氛吞噬的麻衣面前,在重叠着妹妹身影的朋绘面前,在分担了青春期综合症的苦恼的双叶面前,他才会明明秉承着不与氛围抗争的圆滑,却一次又一次地主动伸出双手,去帮助去推动这些故事的“主角”们前进,品尝过苦难的人才会理解别人的哀痛,相信了善良的人才会不吝于借出自己的力量。

这也是《青春野郎》在茫茫多星光中尤为闪亮的一点,男主的成长不再是线性的,而是一种倒叙,直到花枫的故事之前,观众面前的咲太都是成长完成的咲太。咲太的起点,是花枫和翔子,只有在这两人的故事里,我们才能见到那个剥离了坚强,褪下了成熟的咲太。

说到这个,不妨让我稍微抱怨下动画,在花枫和枫的舞台上,回归原点的咲太显得过于无力与懦弱,缺少了文字独有的重量感后枫的故事更需要一点点地渐进剥开之前咲太带给观众的成熟和强大的观感外壳,可惜受限于动画长度和本身的不注意,以及在此之前对花枫事件的表述仅仅通过咲太的口述,缺乏触及心灵引起共鸣的重量,动画在这些事情上的处理明显有些随意和鲁莽,也导致咲太在枫篇里前后反差过大,算是比较大的一个瑕疵了,还是推荐只看过动画的朋友去补一下原作。

如果说在枫篇里观众看到了原点的咲太的沮丧和悲痛,那么在全系列最高潮的翔子篇中,可以说是咲太的又一次成长,是对烦恼最深的主人公的挖掘。

是不是很有意思,男主的每一个设定都与故事一一对应,每一个行为都能从故事里找出相应的原因,这种人物的设定与剧情的发展融为一体的手法可以说是《青春野郎》相比之前的作品的一大创新和进步。

而面对如此丰满立体的男主形象,明线的女主麻衣和暗线的翔子的设定也是汇聚了作者的极大心血,不过更深的内容鉴于动画观众还未看到最精彩纷呈,全系列最大矛盾爆发点的翔子篇在此先按下不谈,以后剧场版出了我们可以深入再聊。

结语:

本来想再谈谈野郎段子满天飞却又有着微妙平衡不显粗俗的有趣念白、在近乎通篇白描的情况下通过对特定场景的选取造成的节奏上的抑扬顿挫来渲染气氛的手法、每一个故事间暗藏的伏笔和小细节等,不过如果这些都说完了等剧场版出来岂不是只能喊六六六了,不妨留些东西,等万众期待的翔子篇出来后,我们再来详细讨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