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project脑洞剧场8:祈福

  • A+
所属分类:原创动漫文章
阅读: 285 次

将厄运寄托于纸船之上,让其顺流而下,这样自身就会避免灾祸。

我收拾着河流之中的人偶,顺带着收集被人们放逐的厄运。

他们,会幸福起来吗?

应该会吧?

这种事情我也不清楚,毕竟我不怎么接触人类,接触过我的人类也都称不上幸福啊。

厄运是没有实体的,但是累积多了的话,仍然会显现出一种怪异的气氛。不过没关系,就这样放在我身边就好。

说起来啊,厄运这种东西,流雏之后,仍然会从人类的身上出现,源源不断的,想想还是挺可怕的。

“喂!雏,你在吗?”

荷取的声音,她可不能靠近这里啊。

“嗯,我在!但是,可千万不要过来啊!”

过来的话,会遭遇不幸的,毕竟现在的河流下游,正是厄运堆积的地方啊。

“诶?有我可以帮忙的事情吗?”

没看见人影,是没过来呢,不过声音真响亮,用了工具吗?不管怎么样,没过来就是最好的了。

同时我也加快了收集的速度,对了,这些雏人偶也得收集回去,去除掉厄运的人偶也只是普通的人偶,麻烦一下荷取也没关系了。

“有的啊!要是可以的话,待会能够收集一下这些人偶吗?丢在河里就浪费了!”

“好的!交给我好了!”

荷取很奇怪呢,明明靠近我就会遭遇不好的事情,却还总是来找我。

“今天是那个吧。”

“那个?”

“人类他们的节日啦,叫女儿节吗?”

“嗯,也就这今天会有些事情做,平日里都很闲的。”

其实也不只是今天有事情做,偶尔也会有人类做类似流雏的事情,因为数量很少,所以堆积的厄运也很少,但是也不能放着不管就是了。

荷取丝毫不在意和我坐在河滩上,而且,贴的很近。

“荷取,你这样,会倒霉的哦?”

和我在一起的人会倒霉,这么说也不对,遭遇不祥的事情,不,准确的说不是和我在一起的人,而是接近我的人吧。气运这种东西不会凭空的就消失,为了避免人类放逐的厄运堆积起来产生祸,我在进行收集厄运的工作。可是收集起来之后也不能够净化掉,于是就只能不断的累积在我这里,不断的不断的,数十年数百年,尽管最开始的时候只有小小的一点厄运,现在也已经累积到不可名状的地步了。虽然我自己不会受到影响,但是……

“嗯,我知道,没关系。”

“丝毫不在意吗?”

“研究的道具出现问题时候会在意。”

“那不是很糟糕吗?”

“不,这次有问题的话,下次就不会了。”

“奇怪的人。”

“我吗?”

我笑笑没有说话。

 

来到了人类的村子,他们不欢迎我,这一点我还是清楚的,不过还是有事情需要做。

“妈妈,那个大姐姐好漂亮!”

应该是说的我吧?我不能看过去,也要当做没听见。人类发现了我,只要不靠近他们,只要让他们误以为是幻觉,这样就不会产生缘分,也就不会遭遇灾祸了。

​我加快了步伐,让自己的身影能够赶快消失在这条街道上,至少,要消失在这路人的眼前。

“你这孩子,那里可没有什么大姐姐哦。”

 

弄完了!

我将收集起来的雏人偶放在了这个屋子里,如果有需要的人就可以来这个屋子里拿了。被遗弃的人偶仅仅是放着不管的话,就算附在人偶上的厄运已经被清除掉了,也有变异的可能性,所以让它们能够再一次的被使用就好。

能够被人放在心里的话,就能够安心,也不会觉得寂寞了。

平时人们不大愿意看到我,所以这种事情也就一年做一次。

把收集起来的人偶们清理干净,再悄悄地放在这里,之后再悄悄地离开。

“这样就好了吗?”

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背后,是荷取的声音,可是,我明明没有叫她来,这个地方,也没有告诉过她才对。

“为什么荷取会在这里?”

“好奇吗?好奇吗?好奇就告诉你吧,是这个!戴上这个就可以隐身喔!”

荷取从她随身背着的包里拿出一顶帽子,接着她又把帽子戴到了头上,随即,荷取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嘻嘻,是不是看不见我了!”

我伸出手,想要碰一下荷取站着的位置,不过我还是把手缩了回去。

“碰一下也没关系的。”

荷取猜到了我的想法,不过我还是没有再做什么多余的动作。

“只要戴上了这个帽子,就可以让人看不见自己吗?”

要是这样的话。

“是的哟,不过现在还在试做中,能量能够维持隐身多久就不知道了。”

如果是真的话。

“抱歉,荷取,这帽子,可以给我吗?”

有了这个的话。

“可以是可以,不过不要拿去做坏事哦?嘛,雏也不是会做坏事的人呢。”

话音刚落,自己的头发被什么束缚起来了,也不能叫束缚吧,只是感觉有点压迫感。

“果然,雏的话,戴帽子的时候把头发扎起来会比较好吧?”

“诶?我已经戴上去了?”

伸手摸头,果然。荷取也出现在了我的身前,手上托着一片小圆镜,在看什么呢?

“雏的头发有些蓬蓬的呢。就跟人偶一样!”

“这样啊。我的头发,有些.....”

不对吧?!

“不是说这个帽子可以隐身的吗?”

“放心啦,雏。别人是看不见你的,我也是因为这个哦。”

荷取晃了晃手上的小镜子,示意给我看。

“这个就是专门用来对付帽子的发明!能够看见看不见的东西的眼镜片!照顾外形,设计成了单边的样子,很帅气吧!”

完全不明所以呢。

“嗯....啊,是呢。”

 

雏拿着我的发明想去做什么呢?

和她并肩走在人类的村子里,今天的街道似乎有些热闹。

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她一个人在山里走路,顺着山路,慢慢地,轻轻地,悄无声息,感觉她不想打扰到任何人,可是又显得很端庄,面容又是那么祥和,看上去就感觉会是一个特别温柔的人。

像个人偶一样。

为什么这样的少女会在妖怪山里呢?

我这样想着,不由得也放轻了脚步,悄悄地跟在她的身后。

她走进了河流的中央,此刻的河流量并不大,哪怕是最深的中心,也只淹没了她的小腿。她到底在做什么呢?

点点的光芒升了起来,环绕在她的身边,可是,虽说是光亮,却那么的让人瘆得慌。

当面问?可能会很失礼吧。

我悄悄地溜走了,我不想让她发现我跟着她。我找到了山里的大天狗,她应该会知道一些事情的。

“那是祸津神哦,还是离她远一些的好。”

“祸津神?”

“嗯,或者说是秘神吧,毕竟,也没有享受祭祀。她,你见到的那个少女,一直都生活在妖怪山里,因为接触她的会遭遇或大或小的厄运,所以都没有人靠近她。河童,你也离她远一点的好。”

“为什么靠近她就会倒霉啊?”

“因为她是神明大人吧。虽然没办法替人实现愿望,但是也想要帮助他们。”

“意义不明。”

刚开始,我没有理解大天狗的话,可是在和雏接触久了之后,渐渐地,算是明白了。

大天狗尽管再三嘱咐我不要和雏有接触,不过我仍然止不住自己好奇心和雏接触了。

发生了很多惨烈的事情啊。

“唉~”

叹气了。

“怎么了?荷取?好好地为什么要叹气?”

“不,没什么,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已。”

河童哦,我可是河童哦,差点溺水身亡诶!说出去让别的妖怪怎么想!怎么说这都得烂在心里吧!

不过和雏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因为她真的就像当初看见的那样,特别的特别的温柔。越是和她接触,越发的觉得不公。

为什么雏要独自一个人呢?她又没做错什么事情。这样想着,哪怕会遭遇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会想要继续和她待在一起。

不然的话,她不又是孤身一人了吗?

“雏为什么想要这个帽子啊?”

“诶!”

雏的表情有些慌张,手忙脚乱,一下子脸又红扑扑的。看样子是不好意思说。

“不愿意就算了吧。”

荷取我毕竟也不是什么看不懂气氛的人嘛。

“说出来你不能笑话我。”

诶,愿意说了吗?

“当然不会。”

“其实呢,今天这个村子里有祭典,我一直都想逛逛的。”

这样啊,想逛祭典啊。

“那你直接来不就好了,为什么.....”

为什么要藏起来。

我当然知道为什么要藏起来了。为了这些人类。

“抱歉。”

“没关系的。”

“那,我陪你逛好了。”

“不会太麻烦你了吗?毕竟,只是我自己的事情来着。”

“完全没有。倒不如说我也有些想玩玩了,你看,一个人玩也没意思的,对吧?”

本来帽子发明出来只是为了跟踪雏用的。

现在却是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嗯。”

 

祭典比想象中的有趣。

雏难得的洋溢着笑容,虽然平时的雏也挂着温和的笑,但是却不是此刻的发自内心的满足的笑容。我觉得今天来对了。但是,我内心的不愉快却又重了几分,总觉得她,太不公平了些。

祭典似乎快要散场了,人流也渐渐地少了起来。

“雏。”

“怎么了?”

“雏,你不会觉得,这样,很不公平吗?”

我的心里很堵,总觉得很难受,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

“这个啊。”

雏愣了一下。

“谢谢你。”

雏的声音比往常更温柔了几分。

“但是,没关系的。”

“可是!人类他们.........”

明明这么为他们付出着,却是什么回报都没有。

“毕竟,我是神明大人嘛。而且,我最喜欢他们了。”

什么嘛,这种话!

祭典最后的活动开始了,巫女跳起了拔禊的舞蹈,用以祈福。

明明神明就在你们面前。

“那个,从今日开始,本神社会新供奉一位神明,因为是秘神,所以不能透露神明大人的名字,但是这位神明说不准很灵验的!”

巫女最后说了这样的话。

weinxin
缘叶二次元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
缘叶
缘之空穹妹定制动漫抱枕
游戏人生 定制二次元等身动漫等身抱枕
吸血鬼骑士定做动漫抱枕
DreamingDays 迷你专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