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project脑洞剧场6:月见草

  • A+
所属分类:原创动漫文章
阅读: 42 次

“思兼!”

我大喊道。

对了,这里是在幻想乡。

“永~琳~”

“永~琳!”

我想永琳应该已经听见了,所以停止了我的行为。

其实是因为继续喊下去嗓子会不太舒服。

永琳如果听见了的话,应该就会来我房间了。

叫她其实也并非有多大的事情。

只是想让她看看这株优昙华而已。

……

“叫我有事吗?公主。”

如我所料的,永琳没过多久便过来了。

“永琳,这株优昙华,漂亮吧?”

我示意她看向桌上摆放的花朵。

“啊,确实是很美丽,不过。我已经见过了。”

永琳的话在我的预料之中。我摇了摇头,否认着永琳的话。

“这是不同的。”

永琳并没有领会到我的意思,有些不解。

“永琳,这不是最初的那朵。”

最初来到地面时,我栽种了一朵优昙华。

费尽辛苦后,它总算是绽放出了花朵。

我为了留住那朵优昙华,对它施加了永远的能力。

不过,这桌上的优昙华,并不是那一朵。

“公主,难道说,这是最近开的吗?”

它究竟是多久开的,我也不清楚。

我只是曾经将一株子株移到了这个盆里。

多久移栽的,也已经忘却了。

并未曾照料过。

然而却开花了。

“嗯……多久开的,我也不清楚诶。”

“那,公主还是保存下来吧,毕竟优昙华开花不容易。”

保存吗?

我并不是特别想让它一直绽放。

“那么,我就去制药了。”

永琳提出要走。

目的也已经达成了,也就没必要过多的挽留了。

“好~”

“公主没事的话,也可以在院子里逛逛,别总是待在房间里。”

永琳不会又开始唠叨吧?

“说起来,我药用的月见草也已经开花了。”

“草也会开花吗?”

我有些疑惑。

“啊,这个啊。”

永琳露出了少见的微笑。

感觉是在嗤笑我,有点不愉快。

“月见草只是个名字而已。”

“而且就算是草,也是会开花的,只不过不容易见到。”

“公主偶尔也去我的药园转转吧。”

永琳的药园吗?

说不定也有很不错的东西在,不过我是认不出来的。

“如果有兴趣的话,不明白可以来问我。”

留下了这句话后永琳就离开了。

制药的工作有那么忙吗?

优昙华应该怎么处理呢?

精心培养的第一株现在也正开的艳丽。

它也不会明天就凋谢,姑且先放着吧。

永琳提起的月见草,会是个什么样子?

久违的出去看看吧。

……

唔,阳光有些刺眼。

我说不定真的是在房间里待久了。

此刻我在永远亭的院子里。

四下张望。

永琳说可以去她的药园,可是,我也不清楚药园在哪里。

“公主,下午好。”

熟悉的声音。

我转身看去,铃仙正背着一个大箱子。

“公主正在做什么?”

铃仙,你来的正好。”

我说着,打算让铃仙带我去永琳的药园。铃仙姑且也算是永琳的弟子,所以肯定是找得到的。

“公主找我有事情吗?”

“嗯,你能带我去永琳的药园吗?”

铃仙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耳朵也弯曲了一点,看上去很为难的样子。

“怎么了?不可以吗?”

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才对。

“不,并没有什么。只是……”

铃仙的神色越发的奇怪了起来,言语也变得支支吾吾的,像是对永琳的药园有些抵触。这幅模样让我升起了欺负她一下的念头。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说说吗?”

我做出我个人认为的非常和煦的微笑,语气还带着几分的关怀。想必这样,铃仙就会告诉我一些事情了。

“不,没什么大事情,让公主担心了。”

铃仙的神色又变了一点,耳朵一会耷拉着一会竖起来,像是在做什么激烈的思想斗争。

“只是……”

“只是?”

“上一次师匠在药园里种了很危险的东西,我不小心碰到了。所以还是请公主让兔子们带你去吧!我去给村子里的人送药!”

铃仙的声音突然大了几分,语速也快了起来,而且作势是要逃走。看上去永琳种的东西给铃仙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喂,铃仙!”

我提高了一些音量,叫住了慌忙逃走的铃仙。

“怎、怎、么了?公主、公主还有什么事情吗?”

看样子是被永琳的药吓得不轻。

“你能带我一起去村子里吗?”

我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偶尔出去一趟说不定也不错,我这么想着。

其实我也是有点担心永琳的药园而已。

“诶!诶!诶!公主要去村子里?!”

“嗯,不能说漏嘴哦~”

要是被永琳知道就不好了。

……

铃仙很熟络的敲开一户户人家的门,替他们补充一些平时可能用得上的应急药品。

不过铃仙说的那些什么消炎药、感冒药、跌打药,我倒不是很理解。

看上去也就是一个个瓶子而已,但是听说是永琳这样配制的,那自然有她的道理吧。

然而,不管怎么样,这些东西我都用不上就是了。

我很安静的跟在铃仙身后,那些认识铃仙的人也会询问我的身份。

“久夜,我是久夜,在跟着永琳学习东西。”

我这样回答之后,有的人也会跟我再寒暄几句,“何时开始学习的?”“医生的品行是很不错的。”“将来是否会在村子里行医?”这样的话语。

也有的人只是淡淡的回应一句“原来如此”“这样啊”之后,也便不再过问我的事情了。

村子算不上特别大,不过似乎也不小。

铃仙的药箱逐渐变空,太阳也在逐渐向西落。

我见铃仙是在清点药箱,也就问了一下。

“今天的行程就要结束了吗?”

虽然只是在村子里转了一会,但是我却觉得这里的氛围很不错。亲切的人也比较多。让我想起来了与永琳相遇之前,在这片,某片地面的某处生活的日子。

“不,没有,今天的行程还有最后一家,公主觉得累了吗?累了的话,可以先回永远亭的。因为最后一户人家会耽搁很久呢。”

累的话,或许确实有一些。因为长久以来都只是待在永远亭,所以很少像今天这般走了这么久,走了这么多地方。说起来,铃仙也是让我在这之间休息过很多次。

难道我还成了累赘了?

只是,耽搁很久,让我有些好奇。

“不,我还没有累,去到那里之后,就回去吧。”

我这么说着,铃仙便带着我叩响了某处的房门。

人类村子的环境我觉得都很一样,不知道铃仙是怎么分辨出来的。

“婆婆,我进来了!”

铃仙喊着,便推开了紧闭的房门。

我觉得这样有些不妥,因为还没有得到同意就进入别人的家什么的,是不是有些失礼?

“公主进来了就知道了。”

铃仙这么说着,带着我走过了玄关。

足迹在有些破旧的木地板上咯吱作响,像是很久无人打理了一样。但是坏境总体上也还是整洁的,透露出这里是有人烟的。

“婆婆,今天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铃仙熟悉的打开了某处的房门,很自然的说着话。

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房间里床榻之上正坐着一个老妪。

精神状况很好,看上去还是蛮有精神的样子。

“铃仙,今天也来了啊。”

“嗯,婆婆今天的身体没问题吧?”

“当然,永琳医生的药很好,今天我还下床走动了一会。”

“这可不行!师匠说了,你得好好静养才行。”

铃仙跟往常不太一样的感觉。

“总是待在床上,也是感觉很难受的。”

“师匠的话要好好听哦。”

这么说着,铃仙也放下了自己背着的药箱,从其中取出了一个瓶子放在榻榻米上。

“婆婆,那你先和公……久夜待一会,我去帮你倒水。”

这么说着,铃仙也就离开了。

她好像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是经常来吗?

“小姐是?”

老婆婆问着我。

“我是久夜,目前是跟着永琳在学习医术,今天是来跟着铃仙一起派药的。”

我重复着之前的说辞,我并不想在这里说出我自己的身份,虽然他们也认识我就是了。

“这样啊,久夜小姐是打算开诊所吗?”

“暂时,没有这种考虑。”

“是吗?明明在跟着永琳医生学习?”

“只是学习医术就很难了,所以现在没这么远的想法。”

“这样啊,医生是个很不错的人呢。对了,小姐要不要吃点煎饼?”

老婆婆说着,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她床的另一侧放着一个盘子,里面放着一些小点心。

“永琳医生不许我吃这些呢,铃仙平时也管得严,久夜小姐可不要说出去啊。”

说着,老婆婆向我递来了一块煎饼,自己也取出一份在咀嚼起来。

我双手接过了煎饼,学着老婆婆的样子,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嘴里。

我并没有吃过煎饼这种东西,茶点的话,永琳往往会准备一些外形看着很精美的和果子,或者就是兔子们准备的团子。

煎饼有些软,味道甜甜的,感觉还不错。

“怎么样?这个有些软,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我年纪大了,只能吃软一点了,不过有个孩子也喜欢吃软一点的煎饼,她偶尔会过来看看我这老婆子……”

老婆婆用很轻的声音问着我,还对我说着一些事情,语气里透露着几分慈爱,让我觉得很熟悉。

“啊!婆婆!又在偷吃点心了!”

我正要开口,铃仙捧着一个托盘回来了。

“真是的!不是都说了!婆婆现在不能吃这些!”

“嘛、嘛,铃仙,你知道我想吃一点啦。”

“那也得病好了!现在没收!”

这么说着,铃仙端走装点心的盘子。

唔、点心被拿走了!

“给,公……久夜,喝点水吧。”

铃仙似乎也给我准备了。

做完这些后,铃仙取过了之前放着的小瓶,从里面倒出了一个药丸溶在热水里。

“来,婆婆,喝药。”

老婆婆很顺从的取过了铃仙给的药。

“呐,铃仙,下次放些糖吧?”

“不行!”

这么说着,铃仙又站了起来。

“婆婆你好好喝药,我替你打扫一下屋子哦。”

“啊,铃仙,这个就不用做了。”

老婆婆叫住了铃仙。

“诶?为什么?”

“今天,我已经打扫了。”

“诶!婆婆!不是说了太劳累吗!”

铃仙看上去有些生气的样子,耳朵都直直的竖了起来。

“平时已经很麻烦你了,今天很忙吧?来的这么晚,所以我就想着不能让你太累。我这老婆子下床做点家务还是办得到的。”

“真是的!下次可不能这样了!我只是在路上耽搁了一会而已!”

耽搁,该不是因为我吧?

“嗯,知道了,铃仙真是爱操心。”

“明天我会早点来的,婆婆,可不能再这样了!”

铃仙也只好让步了一些,只是,明天?明天铃仙也会来这里吗?

陪着老婆婆说了一会话,我和铃仙也要告辞了。说着是说话,也只是铃仙在叮嘱一些事情,婆婆再争取点什么事情。

老婆婆说要送我们一程,被我们谢绝了。但是她还是执意要把我们送出家门。拗不过她,我们也只好妥协。只是她刚刚站立起来,我就发现,她的双腿颤抖的厉害,感觉上,不是那么好行动的样子。

是个很好的人。

我这么想着。

“煎饼很好吃。”

走之前,我悄悄地对她说着。

铃仙似乎没发现我吃煎饼的事情。

只是回到永远亭之后,还是免不了永琳的责备就是了。

……

昨夜睡得异常的安稳,我想应该是昨天走了太多地方所以过度了劳累了吧。

也做了一个很遥远的梦,梦见自己刚刚到地面的时候的事情。

这并没有什么,单纯的只是一个梦而已。

都是些不值得在意的事情,因为深思也得不到什么结果。

只是一点,让人觉得有些遗憾。昨天的可庆祝之事并没有保留到今天。

优昙华,昨天不知道何时绽放的优昙华,今天却是已经凋谢了。明明昨天看上去仍旧很精神。

虽然说着是如此,但是我却并没有觉得痛心。我只是觉得有些遗憾,难得绽放的花朵,却是在没有人清楚的情况下就枯萎了。这么想着,就有着些许的悲凉,再说,我本也可以保存下它的。

既然事情已经成为了事实,我遗憾的心情也不应该停留太久,毕竟,我还是有着一株永远绽放的优昙华。

我在永远亭里寻找着铃仙。

“阿拉,公主,发生了什么吗?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永琳看着我的脸说着。

真是失态,一心想着自己的事情,居然连永琳走来都没有发现。

“不,没有什么。永琳,你看见铃仙了吗?”

没有什么值得和永琳说的,我是这么想的。

“优昙华院的话,已经去村子里了。”

看样子错开了。

“你找她有什么事情吗?”

“不,并没有什么。想和她聊聊天而已。”

我其实是想今天再和她一起去村子里看看的,顺便,再去拜访一下昨天给我煎饼吃的老妇人。

她的名字,铃仙昨天在返程的时候对我说起过。然而我却遗忘了。

不过还是有记得真切的地方,那就是她病得厉害。

具体是什么病,铃仙说出了很长很难念的一堆文字,我并不理解,据说那是永琳命名的。

那是一种特别难以救治的疾病,而且,听说如果中断服用药石的话,那个婆婆大概不久就会离去了。所以铃仙每天都会把永琳调配好的药带去,顺便再照顾一下她。

婆婆并没有家人了,她应该是家族中活得长久的一个了。

我感觉她很精神就是了。

我应该是可以治好这个人的。

“想找人聊天吗?那,要不要陪陪我呢?公主现在也没事情做吧?”

永琳微笑着向我发出了邀请,我觉得应该也没有什么,所以也就答应了。

“嗯。”

……

我发现了一种比较特别的东西。

洁白的,小小的花瓣。

在永琳的药园里。

“永琳,那是什么?”

永琳看了一眼我手指的方向。

“那就是我昨天和你说的月见草。最近拿它制药的次数有些多,存货都快不够了。”

看上去很苦恼的样子。

“那就是月见草开的花吗?”

“是啊,看上去还不错吧。那可是只会在晚上才开放的花。”

“只会在晚上?”

“是啊,月见草都是在晚上才开花,到了黎明的时候就凋谢了,所以才叫做月见草。不过我倒是想了些办法,让它能够在白天绽放了。”

我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永琳还真是厉害。”

所以就这么称赞她了。

不过在她的药园里看到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可以突然伸出长长的藤蔓,然后把路过的东西绑住消化掉的东西。

很大的花瓣,很大的的花蕊,然后散发着奇怪的味道的东西。

五彩斑斓的,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怪树。

还有只有两片叶子露在土外,想要拔出来还会逃跑的东西。

我看上去只能说是很奇怪,铃仙有必要怕这些东西吗?

永琳的药园还真的是很奇怪呢。

这是我被什么东西吞进去之后脑子里的想法。

……

“公主,非常抱歉!真的是抱歉!我没想到那棵草突然就会……”

我大概是被什么东西吃进去了。

这不算什么大事情,我反而觉得很是有趣。头一次看见还可以吃人的草药。

永琳是拿这种植物做什么药的?

“那个?公主?”

见我只是呆呆的看着她,永琳有些慌乱。

此刻我正躺在床上,就像是昨天的婆婆一样。

“不,没事的永琳。”

“真的是,真的是,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赎罪才好了。”

“不要在意了,永琳,我没放在心上的。”

我试图宽慰着她,只是钻牛角尖的永琳好像没那么容易就看开的样子。

谁来帮我劝劝她呢?

这么想着,铃仙就闯了进来。

“师匠!婆、婆,婆婆……大事不好了!”

气喘吁吁的样子,像是做了什么剧烈运动。看她的样子,再听她的话,应该是一路狂奔回来的吧。

话语的内容,让我有些在意。

“婆婆,病重了!”

这个消息确实是帮到了我,至少永琳已经没空再去想赎罪的事情了。

“让她服药了吗?”

永琳恢复到了以往干练的样子。

“不,还没有。婆婆的样子不像是可以吃药的状态。”

“那,估计需要注射了。不过,还是得实际上去看看。”

永琳沉吟了一会,这么说着。

然后她朝我拜了一拜。

“非常抱歉公主,现在有病人需要我去救治,受罚的事情还请让我回来再说吧,不管公主提出怎么样的惩罚我都会答应的。”

不管怎么样吗?

难得可以调侃永琳的机会,不免让我有些心动。

“优昙华院,你去把我说的药带上,我会到现场看情况来进行配制。听好了,不要带错了,月见草的根、苦蘵、桑寄生、葛根……”

我在一旁听着永琳说的话,我是听不懂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就是了。

“那,永琳带我一起去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说了。

“诶?公主?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带我一起去看病人。这就当是对你的惩罚了。”

“不,公主,这个……”

永琳还想说点什么,只是,又把话咽了回去。

“如果公主这么想的话。”

……

我大概是头一次这样吧。

到底是为什么呢?

“公主的表情,还真的是……做出这样的表情了的话……”

这是永琳说的。

我的表情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嘛,毕竟我自己也看不见。

……

婆婆的门前站着一个女孩子。

绿色的短发被一个小小的帽子盖住,一手拿着一个捧笏,另一只手拿着一个袋子,穿着很正式的袍服,在婆婆的门前走来走去的。

是找婆婆有什么事情吗?

只是这幅打扮的女孩子,感觉很熟悉。

“阎魔大人,还请不要挡在门口。”

永琳走了上去,并不亲切的说着。

那个孩子,是阎魔?

“月球人?!”

那人见到永琳也有些吃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是医生,仅此而已。”

永琳的语气很不客气。

“你所犯下的罪,我觉得是不容洗净的。你擅自的更改原有的轮回,你觉得在你死后真的会得到赦免吗?再说……”

喋喋不休,感觉有些吵。

“我是医生,负责救人。如果我能够把人救治过来,却只是因为她既定寿命到了,就放弃了医治的行为。那我还当什么医生?”

永琳无视了这个还在说教的孩子,让铃仙带着我们来到了婆婆的床边。

完全跟昨天不一样了。

只是一晚而已。

昨天看上去特别精神的人,此刻却是面色苍白。

昨天还可以微笑着跟我说话,现在却是紧闭着双眼。

昨天还能够呼唤我,请我吃煎饼,如今却是呼吸都很困难。

只是一个晚上。

那不就跟枯萎掉的……

“月球人,这不是你能够阻止的事情了,放弃吧。”

阎魔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们身后。

“阎魔什么时候要负责管这种事情了?”

永琳很冷淡的嘲讽着,似乎很讨厌这个孩子的样子。

永琳手上也没有停止行动,一边查看着婆婆的情况,一边利落的从铃仙带着的药箱里取出药物研磨成粉。

我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铃仙则是在永琳的身边待命。

看得出来,铃仙也很担忧。她的脸上写满了焦虑,平时那对耸立的耳朵此刻也是一抖一抖的,像是在反映她的心情。

婆婆,会死吗?

死亡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事情。

倒不如说,我根本是不可能死亡的。

只是为什么我会突然惧怕眼前的事物逝去?

阎魔的神情也很严肃。

按照道理来说,阎魔应该管不到这里才对。她只要审判就好了。

这是为什么?

永琳果然是永琳。

婆婆喝下了永琳的药之后,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了几分,急促的呼吸也开始变得平稳。

可是,那种情形,真的叫喝药吗?

针头扎入手臂之中……

“怎么样?永琳?她,没事了吧?”

我见状立马问道,我还是头一次这么上心这件事情。

“不可能的,即使是她,这也已经注定了。”

阎魔在一旁说着风凉话,我并没有在意她的话,比起阎魔我更相信永琳。

只是永琳,并没有立刻回答我。

她的神色仍旧严肃无比。

“阎魔大人,这一次,你赢了。”

永琳淡淡的说着,她的话音刚落一会,婆婆便醒了过来。

“阿拉,看样子,又让医生费心了。”

比起昨天的生气,今天的话语显得格外的虚弱。

“铃仙,久夜小姐,看样子我这老婆子让你们费心了。”

“不,没有的事。婆婆是病人,医生来医治你是当然的。”

这不是我们的之中的某人的声音,这是,阎魔的。

“映姬吗?是你把医生叫过来的吗?”

婆婆好像认识阎魔。

“不,并不是我。我只是碰巧遇上了。”

“这样啊,抱歉啊,今天没办法给你准备点心了。”

“你可是病人啊。倒不如说,我给你带了煎饼,想等你好起来就给你。”

“哎呀,这样还好呢,她们都不让我吃呢。”

“那也得等婆婆病好了才能吃。”

“映姬也是想欺负我这老婆子了是吧?”

阎魔跟婆婆很熟络的说着话。

“那么,我们先告退了。”

永琳说着,带着铃仙离开了。

我本也应该跟着离开的,只是,腿脚此刻却挪不动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再待一会。

“那,公主,你就再停留一会吧,我和铃仙去给村子里的其他人派药。”

永琳也没有勉强我,她带着铃仙离开了这里。

房间里此刻也剩下了我、阎魔、婆婆三个人。

“久夜小姐。”

婆婆叫住了我,用着微笑。

“我这老婆子,不行了吧?”

“婆婆,煎饼我放在这里了,我也该离开了。”

阎魔放下了煎饼袋子也走了,逃一般的离开了这里。

“不,没有的事情。”

我说起了谎言。

只是立马就被看穿了。

“久夜小姐,你的心也像你的样子一样,那样的漂亮呢。”

“承蒙你夸奖,只是我愧不敢当。”

“这个时候瞒着我这个老婆子也没用啦。我都清楚的。”

“不,哪里有瞒着你。”

“老婆子我还是很清楚的,死前还能认识这么久夜小姐这么漂亮的人,也觉得很不错啦。”

“算算时间,去找老头子也不错啦。”

婆婆自顾自的说着一些话。像是说给自己听,也像是说给我听。

“老头子一走,我就一个人在这屋子里。然后就遇见了映姬,后来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太好,医生就一直让铃仙在照顾我。医生真的是很好的一个人呢。久夜小姐,要是能够把医生的医术学到的话,将来肯定也会成为像医生那样的人吧。毕竟,久夜小姐的心也像医生那样,很善良呢。”

我像永琳一样?

大概并不是的吧。

我只是一直以来受着永琳的照顾。

倒不如说,永琳,真的是很厉害。

“打扰你的时间了。我想,我这老婆子也该睡觉了。”

婆婆作势就要睡下去。

“呐!婆婆,婆婆还想再多活一会吗?”

我办得到的,如果是我的话!

只要婆婆同意,我就这样做!

“是吗?再和久夜小姐说说话,也会很不错吧?只是啊,老婆子我觉得也已经够了。该笑的已经笑够了,想吃的煎饼也偶尔偷吃到了,足够啦。”

这么说着,我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我独自在这里坐着,整个房间都是静悄悄的。

“晚安,婆婆。”

我这么说着。站起身,离开了这里。

本来打算去找永琳,结果发现阎魔在门口站着。

“你,送走她了?”

“我道了一声晚安。”

“你,罪孽也很重呢。只是,我好像判不到你。受了那人一些恩惠,此刻也算是结清了。”

“黑就是黑,白就是白,镜子里照出来的,才是判决的依据。”

阎魔说了一些不明所以的话,然后离开了。

……

我回到了永远亭,撤去了施在房间里的那株优昙华上的永远之力。

“永琳!”

“永~琳!”

我大声的呼唤着她。

我有些东西想要和她分享一下。

顺便,拜托她教我一些医术。

weinxin
缘叶二次元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
缘叶
定做各类动漫明星抱枕
吸血鬼骑士定做动漫抱枕
宫崎骏龙猫动漫大礼包礼袋
缘之空穹妹定制动漫抱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