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之恋,月下坊

  • A+
所属分类:同人动漫文章
阅读: 1,694 次

徐府

“哎呀徐员外,真是别来无恙啊”

“不敢当,不敢当。”那被叫做徐员外的中年男子也连忙拱手,“张大人能莅临寒舍,真是令鄙人的小宅蓬荜生辉。”

两人稍微客气了一下,那被叫做张大人带着几个身后侍卫,进入了那宴席当中,被一旁的接待的家丁请到了一旁的贵宾席上。

“姐姐,今晚的月亮真圆。”她与他两人走在他们小时候经常走的林间小径上,他难得的感叹了一声,毕竟自从他掌管货运以来,再也没有像今日一样,想起小时候,就满是憧憬,尤其身边还有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姐姐。

就在这时,他们的身后,传来激烈的马蹄声,他事先感觉不妙,慌忙抓住一旁的她,将至牵引到自己怀里,随着马蹄声的越近,他也总算看清楚了那群人的真面目。

“看什么看,不知死活的东西!”随着咒骂声远去,他愈发越觉得不对,而她被这突然的袭击,只觉得自己就像小鹿乱撞一样,她感到羞涩,可是一想到这是她弟弟呀,觉得也没什么不对。

“不对,出事了!”他松开怀中的她,突然握紧了她的手,极其不稳定的说道:“那伙山匪我记着,好像是格达山的山匪,但是他们去的方向是咱们徐府,这伙山匪杀人不眨眼,徐府极有可能会遭遇不测,我们快去徐府!”

她“啊”了一声,便被他牵着快速的一路小跑,跑了半响,终于看到的徐府,可是他们看到徐府喊杀声震天,哭声不断传来,随后越渐虚弱,“爹,娘!”她何曾见过这个场面,听到徐府那边喊杀声传来,当下情绪立马失控,努力挣脱,却被他反手抱住,。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她想挣脱开他的手,但却被他一把抓住,“姐,你听我说!”

“我陪你一同进去,但是别走正门,我们从后门进!”他牵着她的手转身绕到了后门。

刚准备进去,后门却是被人撞开了,后面还有几个侍卫好像搀扶着一个人,只听那人急促着催道:“快走,快走,哎呀呀,可倒了大霉了,真是晦气!”

那被抬着这那人也看到了他们两人,也着急着喝道:“那两个小娃儿,快走快走,别在此地逗留,里面有要人命的山匪!”

那人似乎是额头上沾了点血,几个搀扶的侍卫也显得惊慌失色,着急忙慌也不知道跑的是哪个方向,就一路抬着走了。

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推开后门,浓厚的血腥之气传来,她跟在他的身后,两人到了他们小时候经常一起玩耍的院子,院子里到处都是血,听到院子里的哭声传来,虽然断断续续,但是他听出来了,这是自己的生母,“娘!”她尖叫一声,却被他一手紧紧捂住她的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眼眶已经没有了知觉,他和她躲在了院子一旁的密林里,紧紧的按住她。

彭的一声,门被撞开了,一个头颅被踢了出来,这头颅,正是他的生母,她想叫又不能叫,只听那屋内传来一声粗犷的声音:“真是晦气,这婆娘的屋子里什么都没有!”

那人出了屋子,手中凛冽的大刀沾满了鲜血,轻轻一甩,那刀上的鲜血不偏不倚正甩了他一脸,他不发一言,紧紧着盯着那人的面庞,手里死死抓住不再挣扎的她,那人并没有发现他们,只是用他那沾满鲜血的双手,在一旁的金银珠宝上摸了两下,满意的离开了屋子。

而这人的全过程,都被他们姐弟两人看到了,他已经知道此刻这个时候,最先就应该保住他们的性命,用力的一切她那洁白的脖颈,她只觉得两眼一花,便昏了过去,他背着她,悄悄的离开后门,放在门前,又把后门合上,背着她朝着相反的方向逃去。

......

她醒了,弟弟不在身边,她睡的是草席,脸边的泪痕已经被擦去,这个地方好熟悉,她勉强站起身,这是一处木屋,很古老了,身子还有点虚啊,她的叹气声引起了四周的响声,听到远处渐渐逼近的脚步声传来,她竟然觉得有些害怕,蜷缩在木屋上的一个角落,紧紧着抱着头。

“姐”他端着鱼汤进来,却看到了眼前这一幕,慌忙放下鱼汤,赶忙扶起她,着急着问道:“,你没事吧,你有没有受伤?”

“你,你是谁?”她挣脱掉他的手,有些惊恐着望着他:“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姐!”他这一声何止是撕心裂肺,他紧紧抱住了她,“姐,如果你失忆了,那就永远失忆吧,但求你再也不要醒过来!”

也许是再也忍不住了,他居然足足抱了一个钟头,听到怀里的呜咽声渐渐的弱了,这才叹了一声,我给你煮鱼汤去。

“我是谁”,她望着他的身影,痴痴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是我姐,在我心中永远无法代替的位置。”他突然这么说了一句,望着她,眼神里全是哀伤。

“姐姐?”她歪着头,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甜甜一笑。

他把她缓缓扶到了床上,又贴心的盖好杯子,安静着望着略微有点虚弱着她:“不要乱跑,我去吧鱼汤热热,给你温补一下身子。”

她轻轻的“嗯”了一声,从被子里探出头望着他,说道:“你也不要哭哦,我听娘亲说,男孩子是流血不流泪的。”提到娘亲两个字,她的神色哀伤了一下,不由得握紧了手里一直握着的玉佩。

“好了好了,不哭,乖,等我”他哽咽了一下,但却极其艰难的对着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他转身走了出去,却是没能再哭出来,他狠狠的一拳捶在树上,那流出的鲜血也浑然不觉,“男儿有泪不轻弹,父亲母亲,孩儿一定会为你报仇的!”说话间,他拿起怀里一直带着的玉佩,这两块玉佩能拼合成一整块玉佩,当年父亲母亲将这玉佩掰成两半,一块给了他,一块给了她,他望向木屋正在熟睡的她,又放在了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他又做了一碗浓浓的热鱼汤,走进了木屋,推开门,鱼汤的香气瞬间遍布全屋。

“鱼汤好了,来喝。”他轻轻的叫起她,她伸了一个懒腰,“唔,好香啊!”

她开心地接过他递过来的鱼汤,狠狠的喝了一口,却是被呛到了,咳嗽了几声,“慢点喝,不着急。”他轻轻的拍打她的后背,仍旧还是不太放心,接过她正在喝的碗,取出一枚勺子,舀了一口浓汤,靠在嘴边轻轻的吹了吹,这才送到她的嘴前,一口一口喂着。

“你的手......”她举起那葱白的小手指了指他的手掌,他一回头看到自己的手受伤了,已经结疤,他轻笑一声:“那是抓鱼的时候不小心弄得。”

她哦了一声,却是不再说话,而是盯着手中的玉佩发呆。

“你先休息吧。”他轻叹一声,收拾好一旁的碗筷,给她盖好单薄的棉被,望了一眼愈来愈冷的天空,这才说道:“我去拾点柴火。”

他转身走了出去,去四周拾了干柴,这里是他们小时经常玩耍的小院子,也是徐家存放粮食的地方,这里位居深山老林,旁边还有水沟,能钓到鱼,倒也不至于饿死,林子里也有野猪兔子,只是因为照顾她,才没有去打猎。

对于父母的死,几天前他就打听清楚了,是一伙极其难缠的山匪所为,这伙山匪所居住的山,山势险要,官府曾几次围剿,却都惨遭失败,这也是这一代山匪猖狂的主要原因所在。

等安置好了姐姐,再去报仇不迟,他摇头叹了一气,起身离开,走到木屋的时候,听到极其微弱的声音传来“冷....冷...我冷...”。

他暗自着急,急忙赶过去,发现她扯着被子正瑟瑟发抖,他立即紧紧着抱住她,发现她全身都是凉的,唯有额头热的发烫,“莫不是染了风寒了?”

他抱起她,她紧闭着眼,双手死死地抱住他,久久不愿分开,他抚摸着她的一头秀发,直到她在他的肩上沉沉睡去,他这才松手,静静的给她盖好被子,摇了摇头,将四周的干柴堆积点起。

 

三年后

姐姐的病情还是没有好转,这三年他去过很多地方,但是还是回来了,他始终放不下自己的姐姐,这天,他打听出来了,这伙山匪的行踪路线,以及如何加入他们,他等了三年,他知道自己一个人和这帮山匪斗,无疑自寻死路,但是,他不得不这么做,杀死他们父母的山匪头子,为人心狠毒辣,打着劫富济贫的名号不知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

“弟弟回来啦,吃饭吧。”刚刚打了几只野兔的他一脸微笑着望着他面前的女子,虽然一身素衣,但是那身气质,却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这是他的姐姐。

他把一旁的野兔放在一旁,用清水洗掉刚刚沾染的野兔的鲜血,走到饭桌上,姐姐在这三年前学会了做饭,而且手艺特棒,他闻了一下,非常满足的说道:“姐姐,你现在可是越来越像贤妻良母哦。”

她轻轻的哦了一声,递过来一碗米饭,嗔道:‘“吃饭,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吃了这一顿他就上山,他心想着,这件事情不能告诉姐姐,毕竟姐姐什么也不知道,要是能回来,我就陪着她,要是回不来,就找个如意郎君嫁了吧,正在想着,她却是从厨房里端过来一壶酒。

“姐,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还喝上酒了?”

“今天可是团圆节啊,你忘了么?”她有点嗔怒道,却是倒了一杯酒递了过去。

他接过酒碗,却是叹了一口气,是啊,今天是中秋团圆节,也就是三年前的那个时候,父母无辜被杀,徐家一夜之间被灭满门,也罢,过了今晚,就是祭奠父母的时候了,他斜视了一眼放在一旁的马刀,端起酒碗,灌了一大口,却是觉得有点头脑发胀,难道自己已经有点不胜酒力了么,不应该呀,他酒量很好的,他只觉得两眼发昏,眼皮打架,怎么睁都睁不开,扑通一声,摔倒在一旁,彻底昏睡了过去。

醒来时,已是黄昏,他摸了摸头脑有点吃疼的后脑勺,感觉四肢无力,他挣扎的站了起来,却是不见了姐姐的踪迹,这么晚了,姐姐能去哪里,先不想这么多了,只是他依旧好奇这酒劲怎么这么大,一杯就睡了这么长时间,这知道姐姐肯定会回来的,现在必须要出发了,他拿起一旁的马刀,还带了一些鹤顶红和一些毒粉。

 

格达山

他上了山,却是发现,山上的山匪们正张灯结彩,一问才知道土匪头子今晚要迎娶一位来自赵家的小姐,据说那赵家小姐美若天仙,和那土匪头子是一见钟情,硬是违了父母之命,要嫁给这土匪头子,他也是听说了这赵家,是三年前才来到这里的,靠商业丝绸起步,曾和山匪多次打过交道,不过每次山匪遇到赵家押货却是放行,他冷哼一声,想必这赵家也不是什么善茬,不过既然是这土匪头子和赵家小姐的婚礼,他也倒想看看,这赵家小姐有什么手段。

格达山不是想进就能进的,每个山匪在进山之前就要有一个投名状,他做到了,为了就是进了这格达山。

有几个小头目和他关系挺不错,平日里也没少喝酒,他努力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山匪,终于成功了,这些小头目对他完全没有戒心,他也从这些人打听到了当年徐家被灭门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当年父亲买了一个花瓶。

眼下正在盛摆宴席,这个土匪头子,平日里极少出面,平时他都是与几个小头目打交道,后来叉子到这是那个土匪头子的习惯,天性怀疑,再加上手段狠辣,但唯独对待兄弟却是非常好,只是他不善与人交流,极少露面。

而如今,让他惦记了三年的人,杀害自己亲生父母的人,终于穿着一身的红袍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挥手,那几个在他身旁的小头目像是明白了什么,纷纷开始招呼起来四周的客人来,他转身便打开山寨的一处屋子,那是赵家的小姐所在之处。

现在动手不行,他分析了现在的局势,还是对他不利,他悄悄的在酒缸里倒进了一些鹤顶红,他知道这些人中,来的不全是山匪,还有一些各地的富豪,如今他已经顾忌不了那么多了,先下手为强。

大概在酒席上吃了半个小时之后,周围的人终于有了反应,有几个已经倒下,他也佯装倒下,周围的山匪终于觉得不对了,开始大喊道:“不好了不好了,有人闯进山寨了!”

这一声何其震醒了所有人,山寨的门被推开了,山匪头子有些衣冠不整,但是从他的脸上看来,他很生气,他看向四周,已经有几人因为喝了鹤顶红的酒死了,“给我查,他肯定还在这里!”

“是!”所有的山匪一时间全部赶了过来,开始清点剩下的人,那土匪头子取出一枚银针,在一处酒缸里试了试,银针变色,他愤然举起酒缸,直接摔破,酒水散了一地,“给我查,查出他来!”而这个时候,他的距离正好在他的身后,好机会,他猛然抓住手里的那马刀,一道破空声传来,那土匪头子猛然察觉到了不对,身后一闪,竟是没有闪住,身上被划了一道口子,“竖子,尔敢!”他愤怒的声音传来,四周的小头目纷纷将他围了起来,他没有想到这土匪头子的反应这么快,不行,他可不想就这样死在那土匪头子手里,当下右手一包毒粉散去,拼命杀出突围,就在这时,他看到,那赵家小姐,在山寨那边看着他,只是月黑风高,火烛太暗,并没有看清真实面貌。

他总算是突破了重围,但却因此也收了重伤,就在逃脱的时候,那山匪头子给了他一掌。

.......

咳咳咳,他终于站了起来,手中的玉佩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他要去找她姐姐,他姐姐就在格达山,他姐姐,就是赵家小姐!

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她死。

他艰难的一步一步的走,这时却听到了远处的马蹄声传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从徐府逃脱的张大人,马蹄突然止步,张大人从马上下来,看他一身重伤,却是唯独拿了一把马刀,而他去的方向,正是格达山。

“你干什么去?”张大人问

“格达山,找我姐姐。”他回答的简单,脚步却仍旧一步一步的走,张大人却是朝他一拱手,说道:“尚若朋友不嫌弃,和我一同前往那格达山,我等是奉命今晚去剿匪。”

“好”,他答应的爽快,那张大人却是给他牵了一匹马来,扶他上去,说道:“好汉,我不知道,你都受了这般重伤还要前去格达山,你姐姐想必对你来说 很重要吧。”

“是”他的声音极其虚弱,但是张大人说的没错。

总算是又到了格达山,但是格达山的山寨却是一片荒凉,所有的山匪,都无一幸免,全都死了,只是这火烛还亮着,他被人搀扶着下马,他挣扎开那几名侍卫的手,缓缓的走向那山寨的屋子,刚打开门,极其浓厚的血腥之气传来,赵小姐,不,他的姐姐,躺在血泊里,他将她拥在了怀里,而那个山匪头子,脖子被利刃所抹,早就没了生气,眼睛铜铃似的瞪着老大,死不瞑目。

“姐,姐”她倒在他的怀里,睫毛在颤动着,如初生羽翼般柔弱,腹部的血还未完全凝结,一朵朵血色之花绽放在白色的瓷砖之上,伸手,满是血腥的手,好想再摸摸他的脸,但自己现在那么脏,不能摸。轻唤一声,伸出的手垂落,泪,也顺着脸颊滑落。“”他抱着她怀中已经不能在虚弱的女子,“其实,我没有失忆。”她的声音越见越虚弱,他拼命的摇着头“姐,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有事的!”她很想努力的笑笑,可是他做不出来,干瘪发白的嘴唇夹带着含糊不清的话语:“弟弟,如果,你不是我弟弟,该多好....”’

他好像又看到了那年望月山他们一起看到过的月亮,抬起头,却是笑了一声,说道:“姐姐,我们,去看月亮吧。”

他抱起她,只听虚弱的声音渐渐传来,“好啊,我好久...没有看过月亮了呢。”

一步一步走着,他抱着她,慢慢离开了山寨,格达山有一处悬崖,刚好看得到那月亮,走到了悬崖边上,他虚弱着说道:“姐姐,你看到月亮了么。”

她不发一言,但却点了点头。

“终于,看到了呢。”

他纵身一跳,从哪悬崖边上跳了下去......

“如果有来生,你还会当我弟弟么?”

“如果我还活着,从此以后我叫鬼潇潇......”

weinxin
缘叶二次元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
缘叶
缘之空穹妹定制动漫抱枕
宫崎骏龙猫动漫大礼包礼袋
绘图屋动漫插图定制
游戏人生 定制二次元等身动漫等身抱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