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厨师到动画导演的十五年 | 专访七灵石动画龚震华

  • A+
所属分类:二次元
阅读: 361 次
夏缘

从业以来,龚震华似乎和女性向作品结下了不解之缘。经过多年女性向作品的历练,龚震华恐怕是国内最具少女心的男导演了。

文/移星月

8月15日,虚拟偶像组合安菟girls的动画OVA《安菟!安菟!》,全平台上线。

值得关注的是,该番的动画制作由七灵石负责,总导演则是七灵石的创始人龚震华

龚震华和他的七灵石第一次被国内所熟悉,是2010年的《弦月梦影》PV,其唯美的画风、流畅的动作,都让当时的观众大为惊叹。同时,这也是国内第一次女性向动画的尝试。

从业以来,龚震华似乎和女性向作品结下了不解之缘。从《二十面相少女》、《好想告诉你》等多部日本动画的制作进行,到《帝王攻略》、《白夜玲珑》、《安菟!安菟!》等片的总导演,经过多年女性向作品的历练,龚震华恐怕是国内最具少女心的男导演了。

然而,时光拨回到15年前,龚震华还在上海的一所烹饪学校学厨师。

那么,如何才能从一名厨师,成长为一名动画导演呢?

一 学厨师,还是学动画?

「每一个人,偶尔应该拿自己的18岁来问问自己,你是当初想活的样子吗?」白岩松在一刻talks里如是说。

2003年,龚震华19岁,去往日本,开始动画生涯。

一晃15年了,龚震华还在动画行业里兜兜转转。

「现在做动画是什么感觉?」

「还在做动画,还可以跟人聊聊动画,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开心的事情。」

龚震华笑着回答。

七灵石的官网和官微上,一直挂着一张上海文庙的背景图。

龚震华和动漫相关的记忆,也离不开上海文庙。

初中毕业,家住文庙附近的龚震华,没有上高中,而是进了一所烹饪学校。紧接着,他到一家五星级酒店实习,开始了离开父母独自生活,每月还可以领300元工资的人生。

白岩松说,18岁你遭遇了什么,你就可能携带什么上路。龚震华就在那时,遇到了一个朋友。

「他非常喜欢日本动画,有很多动画的VCD。」

在朋友家, 龚震华看到了柯南的剧场版《世纪末的魔术师》

彼时是1999年,那是个二次元远还没有广为人知,被广泛接受的年代。没有CP,没有A站B站,PC端的互联网还在发展中,更不用说移动互联网。《海贼王》的动画刚开始放送,《火影忍者》则要到2002年才有第一季。

他从此开始喜欢上动画, 几乎把当厨师的所有收入都拿去买动漫相关的VCD。

在那个时代,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上海文庙成了日本动漫爱好者线下交流和接触的圣地。

整个一条街上,都是各种各样的动漫的小店。那时候的人做生意不急不缓,小店的老板娘最喜欢抓着客人聊天,动漫爱好者直接在店里进行二手交易。那时候所有的动漫资讯,都来自于《游戏机实用技术》这样的纸质杂志, 有很多杂志编辑来动漫店取材,也有诸多刚刚进入动漫外加工圈的人,来秀他们的东西。

那是一代中国动画的受众,刚刚萌芽的时代。

龚震华浸泡在这样的气氛里,也会在人群中,分享一些自己画的同人图,创作的小说。

渐渐地,他开始萌生了想学动画的念头。

注:龚震华的自画像

而彼时的中国,哪里可以学动画呢?

2000年1月,北京电影学院成立了动画学院,2000年6月,吉林动画学院成立,2001年,中国传媒大学正式成立了动画学院。

但这些培养中国动画人才的高等学府,都离龚震华这个还在上海读职校的人太遥远了。

好在上海,还有着培养了国内最早一批动画从业人员——代表了中国动画一个时代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1991年,美影厂开设动画培训班,面向社会公开招生。

对龚震华来说,这本来是一个可能的机会。但当他上门去问时,对方却表示, 不接收没有美术基础的人。

「你进来了也是白进。」

在他认知范围内,这惟一的一条路,走不了了。唯一的一扇门,关上了。

人生总是峰回路转。一天,龚震华在动漫店里和老板娘聊天,说起自己想学动漫,对方说了一句:日本应该有吧。

那是个网络不发达的时代,龚震华并不会日语,怎么才能打听到日本动画学校的信息呢?

他先是想到了上海图书馆,后来,在福州路上的最大的一家书店里,他找到了一本日本全部学校的名录。

「我知道动画这个词日语怎么拼,就对着那本书,一页一页地翻。」

龚震华发现了许多动漫相关的学校,内心有了规划,于是跑去告诉母亲:我要去日本学动画。

「我妈妈,还是非常开明的。我做什么事情她都非常支持,有时我会给动漫杂志投稿,她还帮我去寄。」龚母同意了,但有条件:只管第一年的钱,接下来一切,全要他自己搞定。

没有犹豫,带着一股冲劲,从上海到东京,19岁的龚震华,在2003年的年末,开始了他的动画寻梦之旅。

二 来自学校的馈赠

像那个年代大多数出国学习的人一样,龚震华到日本第一站,是语言学校。

语言学校学费不菲,一年大概要30万日元,龚震华挑了一个最便宜的,一边上课一边打工,凑出了够两年用的学费。

与此同时,龚震华花了一个夏天的时间,把东京所有动画学校的体验课程都上了一遍。获得的信息越来越开阔,他也终于摸清了三所主要动画学校的特点。

「日本工学院,最大最有钱。东京设计学院,最苦最累,但出监督几率最高。日本电子专门学校,CG和动画是强项,强于理论教学,配音都有十几门理论课。」

彼时的日本动画业界和学校,很少有外国人学动漫。不会画画的龚震华,这次终于在日本的动画学校里,找到两个方向不需要画画的方向:制片和摄影。

龚震华最终选择了日本电子专门学校。他通过了入学考试,并且获得了一部分奖学金,正式开始了入行的准备。

日本的动画学校多数是两年制,龚震华所在的动漫研究科却是三年制,在第二年的集体毕设时,龚震华担任了摄影的岗位。

就在「选制片还是摄影」的摇摆中, 一位老师向龚震华提出了建议。「你在日本做一个摄影,作为中国人是出不了头的。你的语言能力也好,索性努力努力,跟业界多接触,多学些套磁的话,去学制片吧。」

学习进入第三年,学生需要在动画毕设,写论文和实习中做出选择。「我作画能力太差,就选择了写论文和实习。」龚震华笑着说。

作为动画制片人的修行,这一年才真正起步。

「学校好到什么程度,专门给你一个年级组长,这一年带我把全日本动漫游戏的公开课,都上了一遍。学校帮我印学校名片,很多人还在做小制片时,我已经在跟日本动画公司的中层交流了。第二届杭州国际动漫节举办时,我想写中国动画产业的论文,学校出钱买机票,联系中日友好协会,让我去参加中日动漫高峰产业论坛。那个时候真心一对一教学,你想学什么,学校都帮你报销。」

15年后,回忆起这段受教育经历,龚震华依然感激不尽。

但成功的学生时代,很快又遇到了坚硬的现实回击。

三 面试柯南的制作公司吧!

临近毕业,龚震华投了大概50多份简历,手写贴上自己的照片,最终收到的offer,却不到6、7家。

就在签证只剩两个月之时,学校的年级组长推荐了一个面试机会给他。

冥冥中的命运,被推荐的这家公司,正是制作《名侦探柯南》TV版的TMS,东京电影新社。

龚震华彼时就住在TMS总社隔壁,从家里走过去不到一分钟。第二天去面试时,TMS表示,他们现在不招人,但兄弟公司Telecom招人。

Telecom本是TMS为了养成新人,以及专门针对美国市场,在1975年而成立的。 日本动画后来的的诸多重量级人物都与其有干,包括贞本义行,大冢康生等,而80年代,宫崎骏,高畑勋就是在Telecom合作了《鲁邦三世》。

可谓时来运转,龚震华很容易就过了面试,却在最后一刻,又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关卡。

在日本,做制作进行必须会开车。考驾照要30万,龚震华因为学费太贵,一直没去学。但现在,面试官限定他一个月学会开车。

最终龚震华用了两周,拿下了驾照。

实习一个月后,他很快转正。在此期间,恰好Telecom遭遇大的人事变动,制片部集体辞职。没有前辈带的龚震华,需要单挑大梁,负责公司彼时正在制作的《二十面相少女》的第12集。

「从演出到原画,背景,摄影,各个部门都把我骂了一遍跟我搭伙的演出,是日本有名的制作进行杀手。在他手下做完的制作进行,没有不放弃这行,不辞职的。真的是一路被骂过来,但是有一点好,没有种族歧视。

回忆起这段新手经历,现在的龚震华哈哈大笑,但事实上,当时的龚震华几乎有了自杀的倾向,「我那个时候才体会到做动画有多累,几乎每天只睡4个小时,还好公司把车半借给我,所有的吃住,都在这车上。」

两个月熬下来,战战兢兢地顺利交片,制片主任也为他捏了一把汗,成绩还算ok,龚震华的制作进行速成经历,总算告一段落。

不久之后,这部动画的第20集,又交到了龚震华手上。

「当时时间非常充分,我拿到所有的卡,都要自己看一遍。和社内的原画师也有很多的交流。我也终于有了时间去盯配音,我看到了喜欢的声优平野绫,她刚配完《凉宫春日》,就站在我面前配音,真人还跟我聊了两句,那是个非常非常幸福的时刻。」

龚震华沉浸在回忆中感慨。「到了20集,我才突然觉得我从一个观众,真正变成了一个参与者,终于找到了来日本做动画的意义。

在那之后,龚震华又经历了《噬魂师》、《绿灯侠》、《钢炼》、《浪漫观星社》、《超能电磁侠V》、《好想告诉你》等多部作品,每一部作品,都会给龚震华不同与上一部的经验和感受。譬如在做《噬魂师》时,其中一集用了22个原画师,还涉及到双作监制,龚震华由此认识到日本强大的原画文化。

《好想告诉你》则让龚震华意识到,不是张数用了越多,就是好动画。担任演出的是一位大叔,却非常能理解原著的少女心。

他告诉龚震华如何通过将每个镜头都拉长一点,用更缓慢的方式去叙述,来避免动画照搬漫画原著大段旁白和台词而出现的大量站桩式讲话的状况。

最终这部番每集平均下来只有260卡左右的镜头,观众却能充分体会到那种少女恋爱的悸动感,龚震华也从此爱上了少女番的妙处。而后来体现在《昨日青空》PV,《帝王攻略》和《安菟!安菟》等多部作品中的少女心,可以说都是这部动画的功劳。

四 回国再次出发

《好想告诉你》,成了龚震华最后一部参与制作的日本动画。

那是2010年,到日本的第8年,龚震华遇到了职业瓶颈期。

按照业界的规律,制作进行到一定阶段,就可以上升到设定进行,再往上,则是制片主任。

龚震华彼时是公司加薪最快的人,在工作第三年的收入就在28万~30万左右,接近于一个制片主任,但加薪可以,升职却无望。制片主任在一次酒后,坦诚地向龚震华透露:尽管业界越来越习惯外国人,但在管理层,大家依然很排斥。再想往上升,空间不大。

另一方面,龚震华此时已经做了几年独立制片人, 独立制片人可以独立控制预算,通过定期的业界聚会,不断寻觅适合档期的动画从业人员,一旦人员推荐成功,可以获得近15%的返利,彼时动画公司也会提供专门这部分预算。

但在《好想告诉你》之后,日本业界逐渐取消了独立制片人的制度,将独立预算等诸多权利收回,大量依托于独立制片人而成立的小型动画工作室,也纷纷破产。

这二者的影响下,龚震华选择了从Telecom辞职。很多动画公司先后邀请他去做制作进行。龚震华却感到意兴阑珊。「觉得没意思,日本的整个制作方式我都了解到了。想回国,但在中国也还没有看到好的公司。

转机又一次出现。一家发外包的公司突然找到了龚震华,问他能不能与己方的制片主任同行去中国,担任翻译,一起考察。

这次考察让龚震华接触到了许多无锡的动画外包公司,开始了解中国动画外包公司的现状,了解到动画产业的下游。

龚震华于是转而参与了日本神龙动画公司的设立,成为了合伙人之一,从2010年到2013年,专门负责发日本的外包到中国。

对于在神龙动画的这段经历,龚震华的形容是:「钱是赚到了一点,但觉得没有意思,发挥不了我的才能,我还是喜欢做动画。」

对龚震华来说,动画既代表了曾经美好的事物,也是引导他去回想曾经美好事物的媒介。

「有时候走在路上,碰到以前的一些人,虽然名字忘了,但是大家都还是喜欢动画,都是从两千年左右认识的。那之后,大家就不是这个玩法了,我想要沉浸在那个世界里。

而抵达那个世界的方法,就是继续做动画。

2010年,《弦月梦影》的企划诞生,PV最终选择了在CCG上首发,在现场,大众的反应热烈,这让龚震华备受触动,「我觉得大家的热情还没有消退,失去的时间,仿佛在一瞬间回来了。」

2011年,龚震华回国,正式创立了七灵石,然后一步一个脚印地成长着。从七灵石三部曲,到最新的《帝王攻略》《白夜玲珑》《kiskis薄荷糖男友》,再到刚刚上线的《安菟!安菟》以及即将上线的 《铁鸥》、《Project 聆》,七灵石的动画世界越来越壮大了。

龚震华难免又回溯起19岁的那个自己。

「文庙附近有游乐场,电影院,学校,小吃街,中间一条主干道路,全是动漫的店。 2003年,上海下了非常大的雪,许多男男女女从动漫店出来,天已经黑了,窗户里面,全是你喜欢的动漫作品。

龚震华忘不了这个画面。

那是一个时代的气氛,是最初触动龚震华想做动画的理由。那时候动漫刚起来,形形色色的年轻人聚集在文庙,因为共同的喜好,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羁绊,各种各样的爱。

从那时开始,动画就走进了龚震华的梦里。

安排上啦!从本周开始,小趴将为大家献上更多动画行业专访!

从动画人的成长经历,到动画制作的幕后故事,机智的小趴带你全方位了解国内动画行业!

当然,小伙伴们对哪位动画人感兴趣,想要了解哪些动画公司,又或是有哪些问题想要提问,统统可以留言告诉本趴,你的需求很有可能会出现在下期的专访中哦!

在本期的专访中,龚震华导演从19岁时起一直热爱的东西,最终引导他实现了自己的动画梦,那生活中的大家有没有类似的经历,因为小时候热爱的东西最终走向了不一样的道路呢?和小趴分享你的故事吧~

你是因为什么契机进入动画行业的?

weinxin
缘叶二次元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
夏缘
缘叶
折扣包邮 社会人小猪佩奇卡通动画 一家四口30CM毛绒玩具送钥匙扣
游戏人生 定制二次元等身动漫等身抱枕
吸血鬼骑士定做动漫抱枕
宫崎骏龙猫动漫大礼包礼袋
夏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